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基础教育资源 > 其他大全 >

孟浩然《秋登万山寄张五》赏析

时间:2017-01-08 01:32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秋登万山寄张五

孟浩然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始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平沙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这是诗人秋天登览万山寄给他的朋友张五的一首五言古诗,描绘了登高远眺的景色,并抒发了对友人的思念之情。全诗情景交融,浑然一体。情思飘逸而真挚,景物疏淡而优美,是孟诗代表作之一。

万山,又名汉皋山,在今湖北省襄阳市西北十里,孟浩然园庐在岘山附近,与万山相望。张五,名子容,是孟浩然的同乡好友,隐居于襄阳岘山附近的白鹤山。

开头两句点出张五及其隐居之所,然后想象居住于北山白云深处的张五。晋代陶弘景《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诗云:“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似由此脱化而来,勾划出了怡然自乐的隐者的形象。三、四两句写登山相望的情思。在晴朗的秋天,诗人登上万山,遥望隐居在远山的友人,只看见雁群向天边飞去。诗人的心也仿佛随之飞到了友人的身旁。

思念之情,跃然纸上。黄昏时分,诗人心头不禁泛起缕缕愁思。清秋季节愈发勾起诗人登高相望的兴致。

因此特地寄了这首诗,约他到重阳节同来登高,从而点明了题意。

“时见归村人,平沙渡头歇。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描绘诗人登上高丘,纵目远眺所见到的景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下暮归的村人。有的在江边行走,有的在渡口停歇待渡。纷乱的人群衬托出诗人不见友人的惆怅心情。接着诗人放眼向远处望去,眼前是一片苍茫的景色:远处的树木显得很矮小,好像荠菜一样,而停泊在江边的小船却象一弯新月。从而揭示出诗人在朦胧的暮色中感到茫远、孤寂的心境。

这四句诗用朴素的语言,描绘了一幅自然界的景象,自然,平淡,而又富有情味。

结尾两句用“何当”一转,以“重阳节”照应开头,寄托了自己的希望,说明了寄诗的原因,表现出他们友情的真挚。

这首诗先写因怀人而登高眺望,然后通过对自然景物的细致描写,抒发了对友人的思念之情。诗人善于捕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景物,由近及远,用写意法构成了一幅水墨画。在这幅画面上,点缀着暮归村人、平沙渡头、天边树影、江畔小舟,同时将自己的情思融入被描写的景物之中,从而创造出一个幽远、淡雅的境界,使人感到淡而有味。

 

作者传记

孟浩然,字浩然,襄州襄阳人。少好节义,喜振人患难,隐鹿门山。年四十,乃游京师。尝于太学赋诗,一座嗟伏,无敢抗。张九龄、王维雅称道之。维私邀入内署,俄而玄宗至,浩然匿床下,维以实对,帝喜曰:“朕闻其人而未见也,何惧而匿?”诏浩然出。帝问其诗,浩然再拜,自诵所为,至“不才明主弃”之句,帝曰:“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因放还。采访使韩朝宗约浩然偕至京师,欲荐诸朝。会故人至,剧饮欢甚,或曰:“君与韩公有期。”浩然叱曰:“业已饮,遑恤他!”卒不赴。朝宗怒,辞行,浩然不悔也。张九龄为荆州,辟署于府,罢。开元末,病疽背卒。

后樊泽为节度使,时浩然墓碑坏,符载以笺叩泽曰:“故处士孟浩然,文质杰美,殒落岁久,门裔陵迟,丘陇颓没,永怀若人,行路慨然。前公欲更筑大墓,阖州搢绅,闻风竦动。而今外迫军旅,内劳宾客,牵耗岁时,或有未遑。诚令好事者乘而有之,负公夙志矣。”泽乃更为刻碑凤林山南,封宠其墓。

初,王维过郢州,画浩然像于刺史亭,因曰浩然亭。咸通中,刺史郑诚谓贤者名不可斥,更署曰孟亭。(《新唐书》卷203《孟浩然传》)

孟浩然,襄阳人也。骨貌淑清,风神散朗,救患释纷以立义,灌园艺圃以全高。交游之中,通脱倾盖,机警无匿。学不故儒,务掇菁华;文不按古,匠心独妙。五言诗天下称其尽善。

闲游秘省,秋月新霁,诸英联诗,次当浩然,句曰:“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举座嗟其清绝,咸以之阁笔,不复为缀。丞相范阳张九龄、侍御史京兆王维、尚书侍郎河东裴胐、范阳卢僎、大理评事河东裴总、华阴太守荥阳郑倩之、太守河东独孤策,率与浩然为忘形之交。

山南采访使太守昌黎韩朝宗,谓浩然闲代诗律,置诸周行,必咏穆如之颂。因入秦与偕行。先扬于朝,约日引谒。后期,浩然叱曰:业已饮矣,身行乐耳,遑恤其他!遂毕饮不赴,由是间罢,浩然不之悔也。其好学忘名如此。

王士源他时尝笔赞之曰:“道漾炳灵,实生楚英。浩然清发,亦自其名。”

开元二十八年,王昌龄游襄阳,时浩然疾发背且愈,相得欢甚,浪情宴谑,食鲜疾动,终于南园。年五十有二。子仪甫。

浩然文不为仕,伫兴而作,故或迟;行不为饰,动以求真,故似诞;游不为利,期以放性,故常贫。名为系于选部,聚不盈于担石,虽屡空不给,自若也。(王士源《孟浩然诗集序》)

集评补

襄阳孟浩然,精朗奇素,幼为高文。天宝年,始游西秦,京师词人皆叹其旷绝也。观其匠思幽妙,振言孤杰,信诗伯矣。不然者,何以有声于江楚间?嗟夫!夫子有如是才,如是志,且流落未遇,风尘所已,然谓天下无否泰,无时命,岂不谬哉!(〔唐〕陶翰《送孟大入蜀序》)

浩然诗,文采蘴茸,经纬绵密,半遵雅调,全削凡体。至如“众山遥对酒,孤屿共题诗”,无论兴象,兼复故实。又“气蒸云梦泽,波动岳阳城”,亦为高唱。(〔唐〕殷璠《河岳英灵集》卷中)

皮日休云:明皇世,章句之风,大得建安体,论者首推李翰林、杜工部为尤。介其间能不愧者,唯吾乡之孟先生也。先生之道,遇景入韵,不拘奇抉异,令龌龊束人口者,涵涵然有平大之风,若公输氏当巧而不用者也。(〔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九)

诗忌闹,孟独静;诗忌板,孟最圆。然律诗有一篇如一句者,又有上句即有下句者,往往稍涉于轻,乃知有所避必有所犯。 又笔力强弱,实由性生,不复可强,智者善藏其短耳。如孟襄阳写景、叙事、述情,无一不妙,令读者躁心欲平。但瑰奇磊落,实所不足,故不甚作七言,专精五字。(〔清〕贺裳《载酒园诗话》又编)

补充注释

1 张五:岑仲勉《唐人行第录》:“(诗题)或作《九月九岘山寄张子容》,或作《秋登万山寄张文儃》。按諲为张五,子容为张八,两不相蒙,疑后世传抄,诗与题混,然此首寄諲抑子容,殊难定也。儃儃,舒适之意,文儃其子容号欤?”张諲官至刑部员外郎,懂易象,擅长书画,尤工山水,与王维、李颀友善(见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唐诗纪事》)。据孟浩然《寻张五回夜园作》“闻就庞公隐,移居近洞湖”句,知张諲亦曾隐居鹿门山。张子容,先天二年(713)进士,曾贬乐城(今浙江省乐清县)尉,与孟浩然友善。

2 北山二句:晋陶弘景《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北山有二解:一说指少室山,在襄阳北面,故称;则下文隐者指张五。一说即万山,隐者,乃作者自指。

3 “心随雁飞灭”:一作“心飞逐鸟灭”。

4 “天边树若荠”:梁戴暠《度关山诗》:“今上关山望,长安树若荠。”又隋薛道衡《敬酬杨仆射山斋独坐诗》:“遥原树若荠,远水舟如叶。”荠,二年生草本植物,花白色,茎叶嫩时可食。

5 何当:何时。载酒:《艺文类聚》卷四注引《续晋阳秋》:“陶潜尝九月九日无酒,宅边菊丛中,摘菊盈把,坐其侧久。望见白衣人至,乃王宏送酒也。即便就酌,醉后而归。”

6 重阳节:在阴历九月九日。曹丕《与种繇书》:“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故曰重阳。”古人有重阳登高饮酒的风俗。

汇评补

此山居习静招同志也。言云山之幽,我所自乐,然因望君而登,此心随飞雁而逝矣。况暮色足以生愁,清秋可以发兴,所见之人非类,所望之景益奇,君何当载酒而来,乐此佳节也。(〔明〕唐汝询《唐诗解》卷七)

(“北山”四句)浩然隐居习静,笑傲山云。只因望同志而登高,心神飞越,直随飞鸟而没矣。(“愁因”四句)因暮生愁,因境发兴,因村人过渡而怀故人之不至,情以触而动也。沙行渡头歇,是暮境。(“天边”四句)此亦是登高相望时事。荠,菜名。荠菜多而齐。月是初生之月,所望之奇若此。而故人踪迹杳然,何时载酒而来,同醉重阳之令节乎?(〔清〕王尧衢《唐诗合解》卷二)

补充鉴赏

作意:题目是“寄”,当然是相望而不可见。从兰山望到北山,所以说相望,望了只见归村的人,不见张五,所以特地寄了这首诗,约他到重阳节,载酒同来登高。这首诗是望而不见,前面邱昌的《寻西山隐者不遇》,是寻而不遇。意义虽别,结构相同。

作法:首四句写登兰山去望张五,先点张五,次点登山。五、六两句点“秋”字。七、八两句是望见山下的人,以衬出不见张五。九、十两句都是写远望所见。句句写登高望远,同时也句句怀念张五。末了用“何当”一转,结出自己的希望,就是说明所以要寄诗的意思。仍以“重阳节”照应“秋登兰山”,章法很整齐。其中“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两句,向来认为是孟浩然的名句。(喻守真编著《唐诗三百首详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孟浩然 秋登万山寄张五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