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人是这样学习的-有关学习研究对象的拓展

时间:2010-10-26 23:44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摘要】为了适应社会的发展与转型,充分发掘人类的学习潜力并使其成为个人、组织、社会发展的重要机制已成为当务之急。近几十年来,西方学者经有关人的学习研究的对象拓展至专家、儿童、普通人、从业者和学徒,从而使有关人是怎样学习的研究变得更加全面、深入和细致。关注这一研究的成果将有助于立足于学习的创新推动教育改革的深化。

【关键词】学习;专家;儿童;普通人;从业者;学徒

自20世纪中后期以来,为适应复杂多变的生存环境和因社会转型所带来的种种不确定因素,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充分发掘作为人类发展的重要机制的学习潜力,无论对于个人、组织和社会都是极为重要的。遗憾的是传统的学习理论在面对时代的新的需求时显得束手无策。我们认为,传统的学习理论至少存在四个有争议的问题:1)传统的学习研究者通常只把将学习看作是学习者头脑中的一个内部过程来研究,忽略了真实世界对于人脑运用的影响,无视人在真实世界中的学习,认为知识是一种真实实体的积累,学习便是通过知识内化的过程将知识植于人脑中,从而使学习“远离经验”,把学习与真实世界分割开来;2)传统的学习理论还将“学习”从人类活动中区分出来。这一区分基于两个理论假设:其一,处在学习与发展的具体阶段内,行为者与其活动中知识的联系是固定的;其二,在特殊的教育机构安排的特殊环境中,通过知识的反复灌输所进行的与日常实践相分离的学习是十分必要的。据此,该理论将学习与其他类型活动进行区别,使人们日常理解的学习似乎总是与学校场景有着割不断理还乱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强大的思维定势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有关人的学习的科学研究;3)这种学习理论,包括知识的传播、迁移或内化,都暗示着知识的一致性,并由此片面强调学习是对现存知识、显性知识的获取,却无视实践中出现的新知识、隐性知识与默会知识,也不承认在实践中,一切有意义的印痕、多样化的活动、不同的目标和情境,在特定情形下通过一个关联的事件都可以构成认知与学习。后者的研究显然是学习理论研究中一大空白;4)传统学习理论涉及的仅仅是个人的学习过程,却无视学习的社会文化脉络以及学习过程中的社会性协作。

正是在批判与反思传统学习理论的基础上,20世纪下半叶研究人员开始从不同的学科视角对人的学习进行了多视角、全方位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催生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学习科学。在全新的学习理论的形成中,研究对象的拓展对深刻了解人类学习的本质显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有关专家学习的研究

专家顾名思义就是在某一特定领域中具有广博而深刻的知识的人。在学习领域中对专家的研究是为了揭示最终能导致专业知识形成的成功的学习过程究竟有哪些基本特征,这一研究对于人的学习与教学显然有着重要的意义。在美国国家研究院行为科学、社会科学和教育委员会学习科学开发项目委员会主持的(人是如何学习的》课题中,16位国际著名的学习专家曾对有关国际象棋、物理、数学、电子学和历史等领域专家学习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分析,并从中总结出以下几点与专业知识的形成密切相关的结论:

1.专家能识别新手注意不到的信息特征和有意义的信息模式。

2.专家获得的是大量有组织的内容知识,正是这些知识的组织方式反映出专家对学科的理解深度。

3.专家的知识不能简化为一些孤立的事实或命题,而应包括知识应用的情境脉络,也就是说,这些知识受一系列环境的制约。

4.专家能够毫不费力地从自己的知识中灵活地提取重要内容。

5.尽管专家谙熟自己的学科,但这不能保证他们会教导他人。

6.专家能以灵活多样的方法应付新情境。

(一)有意义信息模式的识别

有关专业知识形成的研究表明,专家与新手最大的差异不在于一般策略的使用上,而在于专家能更好地应用组块策略,具有把一个结构中的不同成分组成模块的能力,因此,他们比新手更善于识别有意义的信息模式,并从中获得策略性的启示。这是因为某一领域的专业知识有助于增加人们对有意义的信息模式的敏感度。例如,国际象棋大师就比业余棋手更能识别和把握有意义的国际象棋布局并据此想出应对棋局变化的高招。同样,数学家、物理学家对于各种专业图表、公式、特定的问题类型及其解决方案的熟悉程度就远远高于这些领域的新手。研究还表明,这一结论不仅适用于科学家、棋手,而且也同样适用于专家型的教师,他们从教室中师生之间发生的一切琐事中所获得的信息就要比一个不了解教学的新手多的多。显然,专家知识涉及到有组织的概念结构或图式的发展,这些结构或图式有助于说明问题的表征和理解的方式。有关专业知识的这一研究结论揭示了专家学习的一个重要的本质特征,它为基于学习的课程教学改革提供了一条十分有价值的思路,那就是教学应该尽可能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以帮助他们获得识别有意义的信息模式的学习经验并从中形成对有意义的信息模块进行编码的能力。

(二)知识的组织

有关专家知识的研究还表明,专家的知识并不是相关领域的事实知识或公式的罗列,或者说是互不相干的孤立的知识点。事实上,专家的知识是围绕着核心概念或“大观点”(bigideas)组织起来的结构性的知识。在专家的知识结构中存在着大量彼此联系的概念模块,这些模块是采用有意义的联系方式将各种相关的成分围绕基本概念和原理组合成的相关单元。知识的这种组织方式极大地提高了专家理解问题和表征问题的能力。他们正是依据这些有组织的概念和观点对自己的专业领域进行进一步的思考与拓展的。以物理学研究领域的专家为例,他们通常是根据原理对问题进行分类,然后能直接将概念与物理法则及其应用的条件联系起来,熟练地利用各种物理学的主要定理或定律来解决问题。不仅如此,他们还能提出为什么运用这些定理和定律的依据,并围绕着物理学上的大观点思考问题。正因为此,他往往可以通过对某一片断知识的回忆迅速激活其他相关的知识。

研究表明,无论是在自然科学的研究领域还是在社会科学的研究领域,专家都是围绕着大观点组织问题的解决的。据此反思传统的课程与教学设计就会发现,传统的课程设计主要关注一些表面性的事实知识或孤立的、缺乏内在联系的知识点,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往往也过分强调事实知识,而不提供足够的时间让学生为理解进行有意义的知识组织。这种缺乏内在联系的课程设计与停留在浅表的教学往往是造成学习者知识的惰性、不能真正形成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知识应用的情境脉络

通常,专家的知识不能简化为一些孤立的事实或命题,而应包括知识应用的情境脉络(context)。这就是说,专家获得的不是片断的、孤立的知识,而是与解决具体任务相关的知识,也就是受一系列环境的制约的“条件化的”知识。这样的知识包括对知识运用的情境脉络的具体说明,因此,专家在解决具体问题时就有可能迅速调动、熟练提取相关的子集知识。与这种条件化知识相对的是非条件化知识,即在需要时难以激活的“惰性”知识。

在传统的教科书中.各种有关原理、定理、法则等的知识都是以直接方式呈现的,在稍后的改进中为了有助于知识的应用,虽然增加了应用题,但这种直接指向所学知识的应用题由于过强的功利性往往是不真实的,也很难承担起帮助学生生成解决新问题所需的条件与活动规则的妊务。这种将知识与其应用的情境分离的教学正是造成学生知与行的脱节以及高分低能现象的产生的原因之一。显然,条件化知识的概念对基于学习的课程与教学的整体改革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四)知识的顺畅与灵活提取

研究发现,专业知识的另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知识提取的“顺畅性”和“自动化”。知识提取的顺畅性并不是指专家比新手相比通常用较少的时间完成一项任务,而是强调在问题解决的整个过程中,专家往往将较多的时间花费在理解问题上,然后才考虑解决问题的策略。另外,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专家总是力求达到驾轻就熟的程度,也就是从顺畅过渡到自动化。这样在以后处理任务的相关方面时就能十分顺畅和灵活地提取知识,而很少需要意识的参与,专家也应而能腾出更多的精力来关注任务的其它方面。显然,顺畅、灵活、自动化地提取知识是成功地完成认知任务必不可少的前提。目前的课程与教学的改革应认真考虑如何创设学习环境,提供机会以培养学生在解决特定领域的问题类型时顺畅地和自动化地提取知识的能力。

(五)内容领域的专业知识与有效教学的知识

有关专业知识的研究还揭示了有关专业领域的具体内容的知识与有关具体专业内容的有效的教学知识之间是有差别的。也就是说,具有了一定专业领域的内容知识,并不意味着就同时拥有有关这些专业知识的教学知识。象陈景润这样杰出的数学家恰恰在现实生活中就很难成为一个出色的教师。显然,具体专业领域的专家与能以有效的方式进行教学的专家型教师所拥有的专业知识在类型上是有区别的。

专家型教师不仅要掌握与学科相关的一定的专业知识,而且还必须具有从事该学科有效教学所必需的其他知识,如掌握学科教学与评价的策略,了解学生的需求、个别差异、不同的学习风格,了解学生可能遇到的困难;如何创设学习环境以激励学生学习的动机,支撑学生对问题的探索;如何组建学习共同体,以鼓励合作互动的学习以及学会与人相处,等等。总之,一个专家型的教师必须具备的专业知识并不是某一学科领域的内容知识简单地加上一般的教学与评价策略,而是对所面对的每一个独特的学生的学习情况的深入了解,并据此有效地指导、协助、支撑学生的积极学习。

(六)适应性的专门知识

在实践中,我们常常发现专家是可以区分为不同类型的:一类专家在某一技能或知识内容领域十分擅长,成就卓越,但往往也因此固步自封,墨守成规,按部就班,始终固守着原有的知识与技能的圈子,不敢越雷池一步;另一类专家则放眼全局,善于反思,始终将已有的成就作为起点,不断适应变化的过程。这正是作为专家创造力的重要表现的元认知能力,即监控问题解决方式与过程的能力,使专家有可能在不断反思自我的过程中,敢于将具有挑战性的新的需求作为挑战自我,拓展原有专业知识水平的机会。显然,前者只是具有一技之长的“工匠”或为做学问而做学问的通晓现有知识领域的“专家”,而后者则是今天这个变革的时代所需要的具有高度创造能力的、敢于面对挑战、与时俱进的“大师”级的专家。区分这两种不同的专业知识和两种不同类型的专家,不仅因为在现实中确实存在着这种差异,更因为在社会转型时期,新时代的高变化性、高风险性更迫切地需要能自觉适应变化的具有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的专家。

------分隔线----------------------------
标签(Tag):学习 学习科学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