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代“创业型”大学校长的成功之道-杜德斯达特职业生涯的解读与

时间:2010-10-03 15:44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摘要]:当代大学校长是一个处于当今世界科学与文化变革发展制高点之上的社会精英群体,但他们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风险和压力却鲜为人知。本文选择新一代大学校长的杰出代表和享有较高学术声望的高等教育战略思想家杜德斯达特作为个案,通过对其职业生涯之两次重大转变的考察与解读,深入剖析了大学校长专业发展中面临的时代挑战、他们独特的内心世界和心路历程,揭示了新一代“创业型校长”的精神风貌,并探讨了优秀大学校长的成功之道及其对我国大学校长专业发展和高等教育研究创新的启示。
[关键词]:创业型校长;大学校长职业生涯;杜德斯达特

当代大学校长是一个处于当今世界科学与文化变革发展制高点之上的独特社会精英群体,然而长期以来他们却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风险和压力。密西根大学作为世界一流的公立研究型大学,有美国公立大学“旗舰”的美誉。曾于1988-1996年担任密西根大学校长的杜德斯达特,不仅为其跨世纪转型做出了突出贡献,而且卸任后继续从事高等教育的实践探索与理论研究,成为新一代大学校长的杰出代表和享有较高学术声望的高等教育战略思想家,其独具特色之职业生涯经历的两次重大转折及隐藏于其间的独特心路历程,是理解杜德斯达特及其代表的当代大学校长这一社会精英群体的关键。
一、从工程科学家到研究型大学掌门人:杜德斯达特职业生涯的第一次跨越
几乎每一位世界名牌大学的校长,都是先成为不同学科的著名学者,然后才有资格被选拔担任校长的。然而,学者与校长的工作性质、思维模式与行为方式显然存在着极大差异。有不少校长是优秀的学者,但却在实践中被证明并不适合担任校长;反之,凡是能胜任大学校长的学者,除了在其本身的性格特征中具有符合大学校长的素质要求之外,很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他们完成了从专家向大学管理者、领导者、决策者的转变。这是校长职业生涯中的一次重要跨越,是选拔和培养优秀大学校长的一条重要成功经验,也是研究和解读大学校长个性化成功之道的必答题。
杜德斯达特1942年出生于密苏里州的一个田园小镇卡罗尔顿,早年曾先后就读于耶鲁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后一直执教于密西根大学,是国际知名的核工程专家、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他从1981年开始从事高等教育的管理工作,先后担任工程学院院长、密西根大学教务长兼学术副校长,并于1988年被任命为密西根大学第11任校长,执掌这所公立研究型大学八年之久,直至1996年辞任重返讲坛,以其数十年的学术行政管理生涯为密西根大学的创新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深受全校师生的爱戴。尤其是在担任密西根大学校长期间,他站在时代高度审视公立研究型大学的发展趋势,在准确把握信息化和全球化二者脉动的基础上,以战略规划和变革管理推动学校的制度转型与体制创新,使密西根大学在知识经济的变革潮流中抢占先机,成功实现历史转型,继续领跑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的发展。杜德斯达特在校长任期内推行的多项政策和措施在促进密西根大学族群多元、保障女性发展、加强资金募集、推动信息技术应用、鼓励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方式创新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效,使学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水平,并为以后的可持续发展积攒了强大后劲,不仅使他赢得了全体密西根人的尊敬,而且获得了整个高等教育界的高度赞赏。
杜德斯达特能在担任密西根大学校长的八年时间内,成功推动密西根大学的跨世纪转型,与他在早年的人生经历、教育背景和职业生涯中所奠定之基础是分不开的。年轻时在耶鲁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的求学经历给杜德斯达特的职业生涯和专业发展之路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在此期间养成的顽强奋斗精神、广泛的兴趣爱好、复合的知识结构、多元的学术背景、丰富的研究经历、卓越的跨学科能力,不仅为他成为出色的工程科学家奠定了基础,而且为其成为具有战略思想的研究型大学管理者埋下了种子。而三十多年的密西根岁月,让杜德斯达特首先成为醉心教学与科研的工程科学家,并在科学研究上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实现了从工程科学家向研究型大学校长的重大转变。工程科学家对理论和实践的双重把握能力不仅使杜德斯达特在科学上有重大发现,还使他具备了一种既能从理论高度把握现实问题,又能从实际情况出发解决实践难题,进而抽象发展思想与理论的独特能力。这是他之所以能先是成为一位善于捕捉发展机遇,驾驭复杂局面,富有战略远见的大学校长,而后又能实现向善于把握时代精神和历史脉搏之高等教育战略思想家转变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杜德斯达特职业生涯的这第一次重大跨越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位优秀大学校长的成功之道。
作为一位优秀大学校长,首先要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洞悉世间百态,具有政治家的气质与敏感,只有这样才能游刃有余地应对当代大学面临的各种错综复杂之社会关系,对时代精神形成精准把握,驾驭变革局势。公立大学校长更是如此。杜德斯达特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密西根大学,但却广泛参与了各种社会服务活动。他在接受笔者的访谈时曾说:“即使在担任校长期间,我还依然积极参与科学研究方面的事务,不过不是纯粹的科研,而是科技政策,我担任了国家科学委员会的主席,直到现在,我还依然积极参与这个委员会的工作。”[1]
其次,要有多元的专业背景和知识结构。当代研究型大学规模庞大,其复杂性已远非仅有单一学科背景之学者所能驾驭得了,只有具被多学科的知识背景和学术经历,才能在不同学科领域的专家学者之不同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的纷争中做出明智的选择与决策,整体把握大学变革的事业。杜德斯达特二十年的求学和研究生涯一直都游走在各学科领域的边缘,拥有多元的专业背景和知识结构,并形成了卓越的跨学科能力。这种能力一方面让他对当代研究型大学的教学科研有了充分了解,另一方面也使他很容易可以把这些经验应用并迁移到学术管理实践中去。他说:“我一直都活跃在科学技术与高等教育这两个领域之内,在这二者之间来回穿梭,有时候这让我能够发现一些高等教育的新问题,而有时候则反之。”[2]
第三,必须理解与尊重学校的历史及长期以来的传统与价值观。成功的大学校长要有对学校历史传统和文化精神的深刻理解和认识。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理解高等教育,理解大学的文化,变革措施才有针对性,并获得校内各种团体的接受和支持,变革事业才可能走向成功。杜德斯达特在密西根大学工作几十年,对密西根大学的精神与文化有着深刻体验,对历任校长的治校经验和密西根大学独特的发展传统有着非常准确的把握。他在访谈中曾经多次指出,不同时代的大学校长面临的挑战不同,但他从其前辈和同事们那里学到的是,大学校长要想真正有效地发挥其领导能力,最重要的是要理解、适应他所领导的大学的文化与传统,并对其有所发展。[3]
第四,大学校长要有对所服务之学校的热爱和忠诚,并将此转化为对学校眼前和长远发展负责的一种内在责任感和强烈的事业心。只有这样的校长,才能在种种困难、挑战和挫折面前百折不挠、持之以恒地开拓大学变革的事业,其所作所为才能具有道德感召力和精神号召力。杜德斯达特如果没有对密西根大学的忠诚与热爱,很容易可以转到别的学校另谋高就,最终就不可能出任密西根大学校长,并取得巨大成功。他曾说:“要想从根本上改变一所学校,校长必须奔波在第一线。”[4]担任校长八年,他一直都奔波在大学变革的第一线,而在这背后支撑他的正是对密西根大学的热爱与忠诚。
第五,在学术管理的专业发展之路上要有高水平的职业生涯导师。高等教育管理是个现实性极强的工作和事业,有很多技能和艺术都属于复杂的隐性知识,难以用语言、文字概括和传递。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批难得的人生导师给他指点迷津,引领和支持着他不断走向高等教育的领导岗位,进而成为一位优秀的大学校长。在他之前的三位密西根大学校长Harlan Hatcher、Robben Fleming、Harold Shapiro及教务长Bill Frye就曾对他影响很大;在担任密西根大学教务长期间,他还访问了很多大学,就高等教育管理的问题向前辈和同行求教,其中就包括哈佛大学校长Derek Bok及康奈尔大学的校长Frank Rhodes等。[5]
第六,要有一支具有奉献精神和战斗力的团队。杜德斯达特是幸运的,在他身边汇聚了一批具有改革热情、富有工作能力的志同道合者,其中不仅包括在密西根大学社群中极具号召力和影响力的第一家庭和第一夫人安妮·杜德斯达特,还包括后来成为麻省理工学院校长的Charles Vest及著名高等教育信息化专家Daniel Atkins等人。没有这些人的鼎力相助,杜德斯达特在担任工程学院院长和密西根大学教务长和校长期间推行的各项改革措施不可能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功,他也不能缔造其学术管理生涯的辉煌成就。
二、在风险与压力中成长与成熟:“创业型”大学校长的必由之路
然而,辉煌的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艰辛。当代大学校长之路充满了崎岖和风险。杜德斯达特在《舵手的视界:在变革时代领导美国大学》一书中曾多次形象地刻画过学术行政管理人员在职业发展阶梯上的尴尬处境和两难境遇。他说:“我们都深刻意识到,在学术行政管理的金字塔上向上攀登,风险之一就是向上攀升的越高,发展的空间就越来越小。”[6]通常情况下,从学术研究步入学术管理相对容易,而从学术管理重返学术研究则极为困难。一旦步入行政管理领域,学术行政管理人员就没有回头路可走。杜德斯达特指出:“这导致了另一个更加让人进退两难的局面。一个人在学术领导的阶梯上不断上升,而脚下返回教师队伍的梯级却被一个个地烧掉,总有一天会触到上升的天花板……在一所大学里,学术行政管理职位的金字塔在塔尖迅速收缩,它能提供的位子急剧减少,而且这些职位很少会在学术行政领导想(或需要)往这个阶梯的再上一级梯级前进时出现。”[7]
另外,一旦登上了大学校长的宝座,各种压力也随之而来,这让很多人都望而却步。“一个新的大学校长任期之开端往往都是与一个大学就职典礼仪式之盛况与氛围联系在一起的。学术队伍华美的制服、仪式音乐熟悉的旋律、到场的嘉宾与贵客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营造一个令人难忘的仪式,以表示新的大学领导加冕了。”[8]杜德斯达特在《舵手的视界:在变革时代领导美国大学》一书开篇中的这段话,刻画了当代大学校长崇高的社会地位及其享受的无尽尊荣。然而在这无尽的荣耀背后,当代大学校长却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当杜德斯达特回忆自己于1988年10月4日正式就职密西根大学校长时,曾用这样几句话来刻画自己当时的心境,他说“当我随着学术队伍一直走向就职典礼时,Berlioz所作的‘走向断头台’叠歌一直在心中廻响。”[9]“领导密西根大学是个挑战,即使在最风平浪静时也是如此。而在一个大变革的进程中,领导密西根大学就更是另外一回事了——它就像一辆失控的汽车在冲向悬崖时要控制住它的轮子一样。在一所重点大学领导改革可谓是种非同寻常的经历,它费人心神,耗尽心力,有时还让人灰心气馁”。[10]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标签(Tag):桑新民 郑旭东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