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理性透视“学习型组织”的创建

时间:2010-08-21 18:09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摘要】“学习型组织”理论的提出者彼得·圣吉明确表示,严格而确切的学习型组织的定义还不存在,没有人真正了解什么是学习型组织,包括他自己。每个人都在各取所需地描绘学习型组织,在创建学习型组织的热潮中,各种各样的活动与组织都贴以“学习型组织”的标签,给人的感觉是务虚、形式化和迷失子根本方向。

【关键词】学习型组织;理性透视;理论本质

前言

“学习型组织”一词,是现代管理学者彼得·圣吉在其著作《第五项修炼》中提出并赋予尚不十分清晰的定义的。彼得·圣吉本人曾表示,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什么是“学习型组织”,包括他自己。

然而,令彼得·圣吉未曾料到的是,人们对“学习型组织”这一语汇的反响十分热烈,这或许迎合了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和人们对学习、掌握新的知识的渴望。“学习型组织”的理论在全球形成一股热潮,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学习、接受这个理论并且运用到创建学习型社会的努力当中。在这个大背景下,我国众多的大中小城市、大中小企业、团体组织及不少学校,也以具有中国特色的“运动”的形式大张旗鼓地创建所谓“学习型组织”。这就出现了许多企业,例如海尔、宝钢、联想等所谓运用“学习型组织”理论进行生产流程再造、企业文化培训、自主经营管理的“学习型企业”的成功运作;许多城市如上海、宁波、北海、青岛运用此理论创建所谓“学习型城市”及“学习型社区”的遍地开花;许多行政事业单位如政府机构、党团组织、学校、研究所等也把本单位的发展目标定位于创建“学习型政府”、“学习型政党”、“学习型学校”、“学习型研究所”。甚至在人才的培训和个人的发展方面也出现了冠名热潮,“学习型人才”、“学习型领导”、“学习型员工”,名称繁多,不一而足。国人的跟风心理在此起到了很主要的作用,但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也是太多了。因此,对“学习型组织”热潮的理性透视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

没有确切定义的“学习型组织”成为一只空筐

学习型组织的概念从它出现到现在的上百年时间中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彼得·圣吉对散乱的、零碎的学习型组织的思想进行了整理和论证,归纳成一个较为系统的理论体系。但在这个体系中,彼得·圣吉未给学习型组织下一个严格而确切的定义,也没有在社会现实中找到学习型组织的典型模式。他认为,任何一个人对学习型组织的理解和描述都是在有限的时间与空间中找到或套用的近似图式;这种定义现状使研究者们要寻找、形成一个统一的、公认的定义具有很大的难度;而恰好在这种状况下,国内务行各业按各自的近似的理解和描述往里面装东西,从而使学习型组织成为一只“空筐”,似乎什么都可以往里装。

首先被装入空筐的是各种各样的不同范畴的“学习型组织”概念。泛滥的学习型组织概念将其范围任意地扩展,其内涵从最早的“组织学习”逐渐扩展到社会经济、财政金融、企业管理、知识管理、组织行为、社会心理、人力资源管理、信息技术、学校教育、科学研究等领域,其内容日益庞杂化。前言中所述林林总总的“学习型组织”与“学习型个体”虽于不同范畴的组织与个体,存在显著的差异,却硬要用同一个理论去套用。

其次被装入空筐的是各种各样的组织与个体行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改制、生产流程、经营运作、企业文化建设、教育培训、战略规划、社会办学、社区管理、信息技术应用、媒体传播、教育改革、自我提升甚至研讨会、学习班,都被贴上“学习型组织”的标签。

如果一种药是包治百病的,我们有理由怀疑这种药是假药,或许根本就是无用的。同样,如果社会组织与个人的每一项活动都能称之为学习型组织的活动内容,那么学习型组织将会成为什么样子?它的特色是否存在?它的生命力是否持久?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它是否是味“假药”。

为什么人们对“学习型组织”的思想和理论在近几年形成一股热潮?笔者认为,这是全球社会发展变革这个大背景下人们对组织和自身的变革而产生的要求。众所周知,社会发展进入知识经济时代,这个时代以不同于以往任何时代的新的观念、新的行为和新的运动去要求社会中的组织、团体和个人要适应它、把握它。在这个时代,人们越来越敏感地认识到,知识信息作为一项资源是当代最重要的需要开发和利用的资源,而人们所处的现实中的组织或个体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不适应的问题。一种表现就是组织结构陈旧落后,组织学习的缺乏而使组织的发展难以为继;另一种表现就是存在于组织和个体内部的知识信息资源未得到充分的利用。彼得·圣吉提出了学习型组织的五项修炼:超越自我、改善心智模式、建立共同愿景、团队学习、系统思考。这五项修炼特征对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组织和需要变革提升的个体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在此,我们不能不说学习型组织的理论确实非常精辟、颇有见地,因此被称为21世纪企业组织和管理方式新趋势。不过,不加研究分析地照搬套用,亦恐非良策。

务虚的“学习型组织”热潮

作为一项组织管理思想理论,“学习型组织”还需要在理论研究方面继续论证、深入研究,在实践操作方面继续检验、深入探索。但在国内目前的“学习型组织”创建热潮中,务虚而不务实是其本质。主要表现为急功近利、不讲实际、浮躁冒进、空讲道理、官样文章、浅尝辄止、照搬照抄。

我国对学习型组织理论的研究还仅仅是个开始,缺乏原创性的理论突破,连比较系统的深入研究都谈不上,只是做了一些理论介绍、案例分析、启发探讨之类的皮毛工作。在理论研究方面,还需要长期、大量地结合中国的社会现实进行研究探索。如果不能根据中国国情进行研究思考,学习型组织的理论就很难在中国本土扎根,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实践操作方面,国内也反映出务虚的形式化、走过场的积弊。各行各业务类组织的领导者极力倡导,在大小会议、公开场合专门推介,举办学习班学习理论来促使学习型组织的建立。这种形式是自上而下的,而彼得·圣吉认为,成功学习型组织的建立不能从领导高层开始。或许可以说创建学习型组织无所谓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但现实中这种自上而下根本就是领导者的作秀,或者成为宣传自我、提升形象的一种公关方式。学习、研究、创建与组织的业务不相结合,实际工作中运作模式和体制还是老一套。一些部门组织和企业连学习型组织理论都未学习,概念都未明白,就急切地搞学习型组织的创建,有点搞“政治运动”的态势,这是非常荒谬的。

彼得·圣吉把他的学习型组织创建定义为修炼,其意表明,这个创建过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长期艰苦的努力工作,这是应该令人深思的。

迷失了方向的“学习型组织”创建

上世纪70年代,联合国提出全人类社会应向“学习型社会”迈进的目标,直到90年代,学界才正式提出“学习型组织”一词。两个名词虽都冠之以“学习型”,但彼学习型非此学习型,含义是不同的。

联合国提出的“学习型社会”以终身继续教育的理念,倡导社会中人人都要学习,都能接受教育,终生接受教育、进行学习。在这里,学习型社会的含义更多地指向全民学习、提高素质的教育观念,指向满足所有人的学习的需要。彼得·圣吉所推介的“学习型组织”是以企业组织系统动力学为基础,通过数十年对数千家企业进行研究,对其中一批企业进行调查分析、咨询辅导后,整合发展出的一套系统企业管理理论,是为企业组织管理专门制订的。在提出的五项修炼中虽然也包括学习过程,但学习绝对不是企业组织的目标,任何组织也绝不能把学习当作学习型组织的目标。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学习只是建立学习型组织的手段。

我们认为,学习这种行为能自我完善、提升素质、改变观念,也确实能产生新的知识。但自我完善的个体和新的知识本身并不足以创建一个学习型组织。个体的高素质,创造的新知识,必须转化为企业组织的高竞争力和高绩效,只有显出实效的实践行为才能显现学习的价值。这就是学习作为一种手段的意义所在。学习型组织理论的根本所在是发展组织核心能力,解决组织中存在的关键问题,实现组织预期的目标。出现那种认为学习本身是创建学习型组织的目的的错误概念,与对“学习型社会”的理解定势有关,也和学习型组织无严格而确切的定义有关。现实中人们各取所需地对学习型组织理论进行多样化的理解和标定,这就使我们的创建活动迷失了方向,走入了误区。

学习型组织理论不是万金油,不是仙丹妙药。对于中国的企业组织、政府机关、行政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城市社区等组织来说,应领会学习型组织思想的精髓,灵活运用其操作要义,不能盲目照搬照抄、整体迁移,放在任何类型的组织运用当中。也不能简单地把它等同于我们组织中实施的文化建设、教育培训和素质提升。

学习型组织理论的本质是什么?

国际学习型组织研究学会在一篇研究报告中提出:学习型组织不是为学习而学习,而是为了达到一些根本目的。那么,这些根本目的是什么?

首先,学习型组织的一个根本目的是组织一支高效的先导学习团队。这个团队是学习型团队、创新型团队、内外部充分协作与沟通的团队、能在实践中不断提高总体业绩的团队。他们有共同的远大目标、高度的尊重和信任、良好的沟通与合作、明确的职责角色、高效的激励机制和创新意识。

其次,学习型组织的一个根本目的是提高成员特别是管理人员的系统思考能力。高效的组织系统应该是系统内的各个组成部分和要素都有一个共同目标,遵循共同的原则,有共同的行为方式,并且相互紧密联系。系统思考是一种综合的识别判断系统中各要素之间的关系和系统变化过程中的“环”和“链”的能力。

第三,学习型组织的一个根本目的是把组织变成一个活的生物体。她植根于相互尊重与信任,让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爱”的支持与呵护。在组织中的热情与创新是每个人真正的愿望。

------分隔线----------------------------
标签(Tag):学习型组织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