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代教育改革路在何方?-孔子教育思想给我们的警示(15)

时间:2010-05-20 12:24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高曼的“有高EQ就意味着有健全人格、有高尚道德”的观点是与孔子的道德修养理论不相吻合的,高曼的这一观点等于宣告EQ能解决道德领域的一切问题,这显然是把EQ的作用不适当地夸大了,而这一观点是根据他自己的推测得出的,缺乏神经生理学的支持(如上所述,EQ与IQ相互配合的生理机制并不意味着感性完全左右理性,即不能以EQ取代一切),也缺乏心理学、教育学和其他现代科学的支持,因而是难以令人信服的。过去人们只讲IQ忽视EQ是片面的,我们应当把情绪智力放在足够重要的位置来考虑;但是也不应奢望EQ能解决道德与人格方面的所有问题,否则将会陷入另一种片面性。
 
(2) 关于科学基础的比较
丹尼尔·高曼利用现代脑科学与神经生理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对情绪冲动的生理机制以及感性与理性相辅相成的生理机制作出了科学的论证,从而使EQ理论建立在比较坚实的现代科学的基础之上。高曼所提出的EQ概念以及对EQ重要性的强调,由于有神经生理学的基础无疑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但高曼把EQ的作用过分夸大,这一点则难以使人认同);而孔子的道德修养理论则含有较多的哲学与思辨的色彩,若无较高的文化素养和自觉性,恐难以达到孔子所要求的高尚道德境界。
 
(3) 关于修养途径的比较
EQ理论强调以自律和同理心作为道德的两大支柱,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健全的人格,因此其道德修养途径(即EQ的培养途径)主要是通过自律和培育同理心。孔子的道德修养途径则强调自省、克己、慎独、忠恕、中庸和力行。其中自省、克己、慎独,大体上和“自律”要求相当(但内容要丰富、深刻得多);忠恕之心则和“同理心”内涵完全一致。可见,从修养途径看,孔子比丹尼尔·高曼多了“中庸”和“力行”两个环节。由于中庸强调要把握事物的分寸即对人际关系的处理要适度和谐,而“力行”则强调对道德不仅应有观念上的认识,更要躬行践履,贯彻到行动中去。显然,这两个环节对于道德修养来说决不是可有可无,而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力行”)。这说明孔子的道德修养方法比丹尼尔·高曼的方法更高明。
§4.3孔子教育思想与天人合一
如前所述,“天人合一”范畴最早由我国北宋哲学家张载提出,对我国传统文化有过深远影响。当前为解决现代工业社会的固有顽症给全球带来的生态危机,我国哲学家又把这一范畴重新提了出来,认为天人合一思想对解决全球面临的危机有重大现实意义。这一看法已被国际上愈来愈多的有识之士所认同。
如何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中西文化的主要差异之一。中国传统文化历来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而西方则强调通过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来求得人类自身的发展。中国古代虽然也有“人能胜乎天”和“天人相分”的思想,但并不占主导地位[31]。天人合一作为一个范畴或命题虽是到宋朝才提出来,但是作为一种哲学思想萌芽,早在西周时期就已出现[31],并在战国时期逐渐形成系统而全面的“天人合一”世界观。
在《易传·文言》中有这样的记载:“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这段话的意思是指“人与自然界要相互适应,相互协调。所谓‘先天’,即为天之前导,在自然变化未发生之前加以引导;所谓“后天”,即遵循自然的变化规律,从天而动。”[31]可见这段话的中心思想就是强调要天人合一,而且还指明如何才能达到天人合一。
在《易传·系词上》中也有一段关于天人合一的精辟论述。它说,圣人行事的准则是“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土不敦乎仁,故能爱;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通乎昼夜之道而知。”这段话的意思是“人道是与天地之道相似的,懂得这个道理的圣人就能周知万物的情态,以道匡济天下而又坚持原则,乐天知命而又发挥德行的作用,制约天地的变化而无过失,成全万物而不会有遗漏,其所以如此,就在于圣人通晓阴阳变化的规律。……这就是天人协调思想,即一方面尊重客观规律,另一方面又注意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31]
这两段《易传》的引文既涉及人与自然的关系,也涉及人道与天地之道的关系;既强调了天人协调(即天人合一)的重要性,又指明了如何实施天人合一的具体途径与方法。可见这两段引文的作者对于天人合一命题的认识,已经提高到世界观的高度。这两段引文可以说是我国古代对“天人合一”命题作出的最深刻也最全面的概括。
那么这两篇易传的作者到底是谁呢?
司马迁在《史记》中指出:“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苇编三绝。”《汗书·艺文志》也说:“宓戏氏……始作八卦,……文王……重《易》六爻,作上下篇,孔子为之《彖》、《象》、《系辞》、《文言》、《序卦》之属十篇。”[34]根据这两种史料的记载,上面提到的《易传·文言》和《易传·系辞上》两篇(以及《易传》的其余八篇)均应为孔子所作。如果真是如此,则孔子应是“天人合一”哲学命题的最早、最完整的表述者。但是很遗憾,经过后来许多专家的深入研究和考据否定了上述看法,即《易传》十篇皆非孔子所作,而是后人所为,且非出自一人之手。那么,孔子教育思想与“天人合一”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根据《周易研究论文集》第一辑(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年出版)提供的资料:近年来挖掘的马王堆汉墓中,有《周易》三部分内容,除经文和系辞外,还有佚书。该佚书“除了很少一部分见于今本的《系辞》以外,其余部分都是不曾流传下来的佚书,内容是孔子和他的学生讨论卦、爻辞含义的记录。估计这部分约有一万一千余字,因帛书残破,现存九千余字。”并指出“佚书是战国晚期作品,……大部分篇幅是孔子和他的门徒讨论卦、爻辞含义的问答记录。”
由以上资料我们可以肯定,孔子在教学中不仅曾经教授过《周易》(即《易经》),而且还曾和弟子们对《易经》中的卦辞和爻辞的含义,以及对《周易》的总体看法作过多次反复的研讨。《易传·文言》和《易传·系辞上》这两篇作品,很有可能就是由一些孔门后学把当时孔子与其弟子们讨论、学习《易经》卦、爻辞含义的心得体会加以整理、总结和进一步发挥而写成的,这就好象《论语》的成书过程那样(事实上《论语》和上面两篇《易传》都是出自同一时期即战国时期的作品)。这种猜测并非凭空想象,而是确有事实依据,请看:

在孔子所教授的“六书”(即孔门文化知识课使用的六种基本教材)中,《易经》是其中主要的一门(六书包括:诗、书、礼、乐、易、春秋),而且孔门后学继承孔子事业,均把《易经》列为主要教材,世代相传[24];
孔子一生酷爱《易经》,甚至对《易经》的学习痴迷到“苇编三绝”的程度。孔子对《易经》的这种偏爱不可能不对其弟子产生深刻影响;
在先秦的诸子百家中,对《易经》虽然都很重视,但是作为正式课程向弟子们传授,除儒家以外,并不多见;
《易传·系辞》是通论《易经》之大义,即从宇宙生成和辨证发展的高度去解析《易经》,而《易传·文言》则是对乾、坤两卦(六十四卦中比较重要的两卦)的卦辞和爻辞作出理义上的阐析。而马王堆汉墓出土资料提到“除了很少一部分见于今本的《系辞》以外,其余部分都是不曾流传下来的佚书,内容是孔子和他的学生讨论卦、爻辞含义的记录。估计这部分有一万一千余字。”两相比较,不难发现这二者之间确有某种联系存在。尽管马王堆出土资料所说的“孔子和他的学生讨论卦、爻辞含义的记录”并非就是《易传·文言》和《易传·系辞》,但若是孔门后学对这些讨论记录再作进一步的整理、加工,哪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呢?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因为《论语》就是按照这种方式创作出来的。
------分隔线----------------------------
标签(Tag):教育改革 教育技术学论文 何克抗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