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慕课:重构大学课堂

时间:2017-04-17 12:52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Minerva以一种革命性的做法试图开辟一种线上大学范式,人们对此褒贬不一。这种几乎脱离实体校园的“大学”遭遇了各种质疑。但其出现与发展,提醒着我们一件重要的事,高等教育正在处在一个极富挑战的环境中,这种挑战可能是大学存在几百年从未有过的。说到Minerva模式,就不得不说慕课。

  2012年兴起的慕课,如今发展如何?

  现在,全球慕课平台学习者规模为6千万左右,课程规模在6千门左右。它有几个主要特点:第一,名校、名师、名课;第二,服务社会学习者为主,以Coursera为例,超过60%的学习者为非在校学生;第三,全球化服务,例:美国慕课平台的学习者大部分来自美国本土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第四,少量课程进入正规的高等教育体系,这显示了慕课在高等教育中一个独特的身份。现在,Coursera少量课程被The American Councilon Education学分认可,而edX与ASU合作开设全球新生学院(GFA),被MIT承认的“微硕士”这两年受到广泛关注,英国开放大学也在FutureLearn开设学分课程。慕课继续发展,将面临着一系列功利性挑战,比如慕课版权的规则制定,基于慕课的学分认定以及在此基础上学历的取得等。

  超脱慕课所面临的这些教育功利性挑战之外,实际上慕课是非常自由的。它既可以实现大规模在线教学,也可以深入大学帮助课堂实现从“教”到“学”的转变。

  回顾慕课发展的这几年,我们看到,慕课正在促使高等教育的参与者发生改变。首先,教师教学模式发生改变。慕课给传统大学课堂教学带来冲击和启示,促进教师对教学的反思以及对教学方法的探索、研究,推动教师角色的转变。其次,学生学习方式发生转变。慕课为学生在网络平台上提供课程学习的全部环节,学生可以按照课程进程规划,通过自主的学习、研究、互动,讨论获得知识。在此之上,我们从前所提倡的个性化学习和终身学习有了依靠。

  慕课最开始出现时指向的是自由学习者,后来随着各种发展和实践,进入实体课堂,以MOOC+SPOC+翻转课堂的混合形式改变着课堂。“慕课正从课程资源共享走向教育教学共享,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爱课程中心主任吴博认为,慕课应用到大学课堂中,与传统教学融合结合,让课堂更开放、平行、混合。

  目前,慕课与课堂的结合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慕课为基础促进本校课堂的教学。如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专业的教学。“慕课首先是突破了时空限制。”《金融学》慕课授课人、博士生导师李健说。2013年,他们把慕课引入课堂,这之后正好碰到全校教学改革,这门课程从原来的4个学分降到3个学分,课时减少。慕课于是成为学生课程学习的助手。二是以其他学校的慕课为基础开展本校教学。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如东南大学学生集中学习武汉大学所提供的思政课,这种尝试和应用正在一点一滴改变着高等教育的生态。在这样的实践中,慕课也被重新定义——慕课不仅是课程教学资源,而且是教育教学服务。

  在慕课的参与下,传统大学的课堂教学正在被重构。

  与慕课相关的那些词

  慕课英文名字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MOOC这个词出现多年,但是到2012年才火起来。北京大学教授李晓明在《慕课问道》中对其的定义是:“主讲教师负责的,通过互联网开放支持大规模人群参与的,以讲课短视频、作业练习、论坛活动、通告邮件、测试考试等要素交织的,有一定时长的教学过程。

  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小规模限制性在线课程)。这个概念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分校的阿曼德·福克斯教授最早提出和使用的。当前的SPOC教学案例,主要是针对围墙内的大学生和在校学生两类学习者进行设置,是一种结合了课堂教学与在线教学的混合学习模式,是在大学校园课堂,采用MOOC的讲座视频(或同时采用其在线评价等功能)实施翻转课堂教学。

  翻转课堂译自“Flipped Classroom”或“Inverted Classroom”,也可译为“颠倒课堂”,是指重新调整课堂内外的时间,将学习的决定权从教师转移给学生。“翻转课堂式”是对基于印刷术的传统课堂教学结构与教学流程的彻底颠覆,由此将引发教师角色、课程模式、管理模式等一系列变革。

  Minerva的新式通识教育之路行得通吗?

  (本文摘选自《中美对话》)

  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新兴文理大学Minerva,把通识教育的种子撒向了其全球七个校区。这所学校致力于培养“全人”,彻底变革全球通识教育。

  在Minerva,人们看不见大型足球场、豪华宿舍和宏伟的图书馆,甚至找不到实体的校园。诸多美国媒体把Minerva称为“线上常青藤”,这是因为Minerva设计了一个在线系统,让全球学生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加入研讨课。从此,传统教室不复存在,教授也能更好地了解学生、发起互动。

  校方介绍说:为保证积极参与,Minerva规定每门课最多19人,教授一次说话不超过4分钟。在线系统会实时测量这些数据,控制进入网络课堂的人数,一旦教授超时计时器就会响起。此外,在线系统还能把课堂讨论时间反馈给教授,以把未参与的学生带入讨论。由于Minerva不设考试,所有课堂会被全程录制,教授根据学生发言和思想的质量及发言活跃度,用统一测量标准最终确定其成绩。

  在培养学生良好思维习惯的同时,Minerva的学生第一年在旧金山进行统一学习,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年里访问全球七个左右的国家,收获独特的学习体验。

  不过,在与《经济学人》杂志的访谈中,校方也承认,说服学生注册这些对于美国高等教育而言还“未经验证”的新式课程还存在挑战。

  针对硬件设施的必要性,Time杂志指出,越来越多的数字教育支持者发现线上教育并不是万能的。一名湾区的大学顾问对她的学生说:“要小心那些没有太多毕业、就业记录的学校。在选择精英教育时,一定要慎重考虑,你真的愿意在没有实验室的学校学生物吗?你真的愿意在没有剧院的学校学表演艺术吗?”Minerva回应道:“学生可以在实习中完成实验室的工作,直接去所居住的城市的图书馆,然后去附近的健身房使用运动设施”。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移动学习 网络教育 在线教育 视频公开课 MOOCS 在线开放课程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