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创造性问题怎样表征

时间:2010-07-14 16:14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摘 要】创造性思维过程中发现和提出问题的重要性。问题分类:非创造性问题与创造性问题。创造性问题的性质特征与结构特征。创造性问题本身是复杂系统。提出创造性问题的表征关键在于满足其规律性特征。

【关键词】提出问题;创造性问题;表征规律;复杂系统

中图分类号:B804.4 文献标识码:A

创造性问题,对科学创造与一般意义上的创造而言,都具有特别的重要性.本文从表征角度,试作如下初步探讨。

1 关于提出问题

在创造性思维的研究中,从问题本身是否带有创造性的视角出发,可将问题分为非创造性问题与创造性问题。杨耀坤先生在所著《科学发现论》(以下简称杨著)里将问题分为简单问题与科学问题,这与本文的分类恰好是重合的。只不过他的论域是科学,或称有限域、类域;而本文的认域不限于科学,是包括日常生活在内的一切领域,或称全域。科学领域无疑是极为重要的领域,而且也是本文论述的重点领域,但我认为从创造性视角看,关于问题与创造性问题的研究不应仅局限于科学范围。韦特海默在《创造性思维》里举过两个孩子打羽毛球表现出创造性的著名例子。顺便指明,韦特海默在这本关于创造性思维的奠基之作里已经多次使用过“创造性问题”的术语。

在日常社会生活中,人们都知道,不是随便提出一个问题就能作出科学发现或作出创造性成果,首先得看这个问题本身是不是一个创造性问题。环顾我们周围,无论学习或工作,许多人常常提不出问题来。显然,这里的问题是指创造性问题。人们不是苦于提不出非创造性问题或简单问题,而是苦于提不出创造性问题或科学问题。

当爱因斯坦指出:“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时,他所说的问题,无疑是指创造性问题。许多科学家都有类似观点。在创造性思维研究中,学者们对此的表述和提法更是多种多样。韦特海默说:“一个伟大的发现,最重要之处往往是找到某个问题。看到和提出一个创造性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特定的问题更重要,成就更大”。“人们看到,提出正确的问题,往往比解决既定任务取得成就更重要得多。”他还使用过“真正的问题”等术语。M勒甚至认为:“提出恰当的问题,可能是整个过程中具创造性的部分。”勒还说,正如有人曾评论的那样,“一个经过很好整理的问题,答案就在它的背面,有如蜗牛驮着它的壳。”吉尔福特则说:“科学家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提出问题的能力,当然,还有提出正确问题的能力。”

 

2 关于创造性问题的表征规律

我们企求搞清楚的是,创造性问题本身有什么内在的表征规律,从而能够比较自觉地提出创造性问题。

杨著认为,简单问题是由于纯粹无知而产生的,对于提问的对象,提问者完全无所知。科学问题的前提是有所知,其本质是有所知而求得知。这个表述也适用于非创造性问题与创造性问题的区别。

创造性问题与非创造性问题究竟有什么不同?这要从性质特征与结构特征上分析研究。

从性质特征上考察:

(1)创造性问题应处于未知与已知的结合部

从根本上讲,创造性问题是从实践中提出来的关于求解未知的问题。但如果问题完全或基本不与从实践中获得的已知搭界,那它就不具有可操作性,从而就不具有可解性,完全或基本已知,那也就无所谓问题了。

(2)创造性问题应具有一定的难度 什么叫创造性?傅世侠、罗玲玲的著作《科学创造方法论》提出:“‘惟创必新’乃是创造的根本特点。”从未知与已知的结合部推进到新知,这里就产生了困难。惟其困难,才用得着所谓创造性。惟其用创造性解决了困难,才有所谓出新。从这个意义上讲,问题本身的难度大小决定了创造性的大小。当然,这里所说的已知,不仅必须是时代的已知,也必须是思维主体的已知。

(3)创造性问题应具有可拓展性 可拓展性,使得问题空间与问题情境成为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从而使问题具有了产生性,或谓成长怀、演化性。从实际的操作讲,可拓展性对于创造性问题非常要紧。

(4)创造性问题应具有探索性 探索性是问题具有难度和可拓展性的逻辑推演。没有一定的难度和可拓展性,就谈不到探索性,而探索性,正意味着向困难重重的未知领域拓展推进。

一般而言,非创造性问题不具有上述特征,而创造性问题则应同时具备上述4个性质特征。

从结构特征考察:

(1)创造性问题必须具有非单纯性 研究思维和创造思维的有关著述一般都认为,问题的基本表征表式有三种:“是什么”“怎么样”“为什么”。也有的研究者称此为原子问题,即最简单的问题。一般都推崇“为什么”的问题,认为它更多地关涉到事物状态的原因,这有其道理。但从问题结构的表征角度看,林定夷先生已论证了“为什么”与“怎么样”的问题实际都可归化为“是什么”的问题。笔者认为,林定夷先生的论证是有道理的。循之继进,本文的观点是:这三种形式的发问,就单个而言,都属于单纯性发问。它们只是问题单元或问题要素,可以构成简单性问题或非创造性问题,但不足以构成或表征创造性问题。简言之,单个的原子问题不足以表征创造性问题或科学问题。如问:“空气的成分是什么”,它的静态性很强,一般很易倾向于根据一在知识给出静态性解答。如果问:“空 成分是什么?它过去几面万年前也是这样吗?它今后将会怎样?”这样的问题,特别是问其将来,已超出现有知识范围,那就要研究一番才能作答。这样的问题就是非单纯性的。再例如问“时间是什么?”这固然是一个大问题,但它仍不足以引起或很难引起思考的创造性。因为很易流于根据现有知识给出一个静态性的回答。有人可能会说,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就是发源于“时间是什么”的问题,我以为这是一人误会。引起爱因斯坦思考的原初问题或爱因斯坦提出的原安问题本身就是非单纯性的。爱因斯坦只是在思考推移的过程中才逐明晰结晶出“时间究竟是什么”这样的问题,用他自己的话说,“直至最后,我终于醒悟到时间是可疑的!”下文还将较详细考察这个案例,引处不多述。单纯性问题本身的思维空间很小,不易引起思维的拓展。这并非是排斥单纯性问题。单纯性问题也是不可少的。单纯性问题的有机组合就可能构成或转为非单纯性问题。单纯性问题本身如果孤立、滞留,其作用则非常有限,它不能或很难引发创造性。换言之,在具体地提出问题的过程中,应竭力使问题具有非单纯性,这是创造性问题的第一个结构特征。

(2)创造性问题必须具有包含某种结构的整体性 上述表明,如果不与其他问题要素相联系,单问“是什么”或单问“怎么样”或单问“为什么”就是单纯性发问。但仅有非单纯性发问而无结构性发问,仍不足以引起创造性,至少在强的意义上可以这样说。韦特海默运用格式塔心理学观点研究创造性思维。格式塔,就是有某种结构的整体。创造性问题本身,也应是一个格式塔。具有格式塔性质的问题才会构成问题空间,才有所谓问题全局,地会形成所谓产生式问题。韦特海默说,先前有些理论家形成了这样的看法,必须使用关系,才能使思维具有创造性。他指出:“发现任何一个关系,尽管是正确的,并没有决定性。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这种关系必需是看到整体后为结构所需要的,是结构中功能的一部分。”韦特海默强调看到有结构的整体。在他看来,思维本身,尤其是在实际的(real)思维过程中,程序是从看到全局性质开始的。

(3)创造性问题必须是一个问题集 这个意思是说,问题集一般至少应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问题要素组成。复杂程度高的问题集所饮食的问题要素通常要多于两个。实际的创造性思维过程,大体就是从一个问题集推移到另一个问题集,以期获得结果的相对正确贺满的答案,易言之,创造性思考的问题推移,是以问题集为单位的,即总是保持着某种问题结构状态,而不是以单个问题要素为单位的。

(4)创造性问题必须有一个问题中心 即是说,这个问题集或有结构的问题整体,是围绕着问题中心构架的。韦特海默指出:创造性过程常具有这样的性质:渴望对事物获得真正的了解,从而开始重新提出问题并进行研究。重新提出问题实质上就是要重新定出问题的中心。韦特海默很重视问题推移和重定中心,他指出,正是这个因素会导致或组成更深刻意义上的发现。

3 创造性问题是复杂系统

上述性质牲与结构牲的综合,就构成了创造性问题的系统性。所谓系统,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诸元素的综合体,其基本牲是多元性、相关性、整体性。系统又有简单系统与复杂系统之分。而这里,创造性问题是由多个问题要素或多个子问题构成的一个具有中心的机联系的整体,特别是它具有结构的非单纯性,所以说创造性问题本身是一个复杂系统。

林定夷先生指出不应从字面或形式上去研究问题。他认为,从实质上看,甚至陈述句也可表征问题。我赞同这个观点。

下面用具体材料作进一步论证。

例如毛泽东曾提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是人们非常熟悉的一个著名问题。单看这个问题,按前述观点,它不是一个创造性问题,因为它不是一个问题系统,不足以引起创造性地思考。但如果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与“他们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是怎样的及其对革命的态度是如何的呢?”联系起来,就构成了一个创造性问题。所以不能形式地得出结论说毛泽东提出了一个简单问题。实际上,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里正是提出了这样一个创造性问题并加以创造性地解决的。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一文的开首写道,人世界人民都关心这个抗日战争。身受战争灾难,为着自己民族的生存而奋斗的每一个中国人,无日不在渴望战争的胜利。紧接着,他提出了问题:“然而战争的过程窨会要怎么样?很多人都说持久战,但是为什么是持久战?怎样进行持久战?很多人都说最后胜利,但是为什么会有最后胜利?怎样争取最后胜利?这些问题,不是每个人都解决了的,甚至是大多数人至今没有解决的。”研究中国现代革命史以后发现,对当时的许多人甚至是大多数人而言,问题是片断地模糊地提出的,而对毛泽东,问题则是系统地明确地提出的。即是说,在问题提出上,就已经显示出毛泽东与其他人的不同,毛泽东提出的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系统,是创造性问题。其后,毛泽东依据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有根有据悬河流水般作了这篇千古不朽的雄伟文章。现在研究辩证逻辑和军事思想的学者,莫不把《论持久战》视为经典之作。

又例如邓小平,我们注意到,他总是这样提出问题,他总是将“什么是社会主义?”与“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紧紧联系在一起,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这是就实质上说的。字面上,小平同志有时似乎只说到一个问题如只说到“什么叫社会主义”,但仔细研读后会发现,他实质上还是把它与“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联系起来谈的。我们都知道,小平同志经常强调理解、掌握毛泽东思想要注意体系性。实际上,他自己提出来的问题也是具有体系性的。1987年,邓小平在会见一位外国友人时,谈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衽的方针政策是对“文化大革命”进行总结的结果。他说:“最根本的一条经验教训,就是要弄清什么叫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怎样搞社会主义。搞社会主义必须根据本国的实际。我们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想信你们是理解的。”按本文前述观点,单问什么是社会主义与单问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都难以构成创造性问题,而邓小平将两者联系起来提出了创造性的问题。不要轻看邓小平以这样的方式提出问题。环视我们周围可以看到,很多人第一不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发问(已经干了三四十年的社会主义,似乎这已不成为问题),第二不把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发问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发问联系起来。邓小平则于不疑处有疑,重新对基本的问题和为系统提出质疑。简言之,在提出问题上,邓小平就表现了极大的理论勇气和卓异的理论洞察。为了分析和解决这个问题,邓小平将制度和体制作了区分,我们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但是现在衽的许多具体体制应当改革;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不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大原则是共同富裕,但具体步骤是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等等,等等。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了问题,并创造性地分析解决它,其硕果就是形成了伟大的邓小平理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标签(Tag):创造性问题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