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理论研究 >

从教育的角度看远程教育

时间:2012-11-22 23:49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深夜仔细的读完了森歌巴乐的系列文章《互联网教育产品散谈》上中下三篇,作者从互联网产品的角度,利用大量详实的资料和数据,探索互联网教育产品作为一种互联网产品的前世今生,其敏锐的洞察、深入的思考和细致的分析让我受益匪浅,内心也澎湃起来。作为对作者的感谢,也是对作者观点的一点点补充,我决定连夜动笔从教育的角度,更准确地说是远程教育的角度也来谈谈互联网教育产品。与森歌巴乐详尽的例证无法比拟,我擅长使用从理论到理论的分析方法,这也可以算是一种补充吧。最后一篇回应文章之后,我将整理一下涉及到的理论和研究者。

一、前言

正文之前先描述一下经历,我从小就喜欢教育,初中开始观察老师怎么上课、怎么讲解知识点,高中偶遇非典第一次在老师开设的BBS上与其他放假在家的同学一道学习、师生交流,从此信息技术与教育的结合便成为我唯一的事业追求。于是入北师学教育技术、远程教育。其实这些实在是干枯的没有什么,只为了说三件事吧:第一,即使到我本科快毕业的时候,教育技术做什么对这个专业以外的人仍旧是一片空白,专业内部也是疑云重重,就业前景也就根本无从谈起,大一转专业的同学就占到了25%,支持我一直坚持下来的纯粹是喜欢,知道它一定会为教育带来巨大的推动,挖掘出巨大的市场。第二,大学期间见识了高校(电大、网院)通用的三分屏系统,我下意识的抵触,远程教育不该是这个样子;近期看到了国外的很多实践——在线学习社区,开始的时候很兴奋,因为它们终于离我想要的更近了,但是仔细想过之后我还是觉得,它们离我想要的也有距离。第三,国外以优秀的远程教育案例为基础近几十年内已经发展出了相当稳定而前瞻的理论成果,如果能借助这些成果开展远程教育实践,也就是我们说的互联网教育产品,那将事半功倍。那么从教育的角度如何看待这些产品?究竟我脑海中的互联网教育产品是什么蓝图?接下来我就从远程教育的角度仔细剖析。

二、教学 vs. 教务

回想一下你的中学时代,除了45分钟内在教室上课的教师以外,还有另外一些不进课堂的教师;再回想一下你的大学时代,总有个教务处或者研究生院的组织在招生、排课表、设计专业培养计划、管理选课系统、收学费、登录成绩、统计学术成果发表情况、排查学术不端行为、规定每年的开学/放假时间、组织学位论文评审和毕业答辩、评估教师教学水平等等,这些工作就是教务。而在众多的教务工作中,招生、选课、缴费和毕业审核恐怕是学生印象最深刻的了;而那些进教室上课的教师,我们称其行为为教学。

教学和教务的本质区别,就是教学会深入教—学这对行为的交互过程,而教务却是这个过程的外周支持,不介入这个教育的本质过程。尽管教务非常重要,它为正常教学秩序提供了保障和支持,但那毕竟只是教育的外周,在我眼里它并不算一个地道的核心的教育产品。

所以像改版前只提供线下教学的SkillShare、第九课堂这样的社区,它是做教学的还是做教务的呢?

三、产品 vs. 服务

下面就来说说教育活动中最核心最关键的环节——教学。先来定个性,教学活动本质上是产品还是服务?这里必须肯定的回答,教学活动是服务,而不是产品。为什么?服务和产品的根本差别是,产品的消费过程发生在生产过程之后,而服务却是消费和生产同时发生,无法分开。比如说肥皂,生产肥皂的过程是不会和消费混在一起的,消费者购买、使用的时候肥皂一定已经生产完成了。互联网产品也是一样,当用户能用到新浪微博的时候,它已经开发完成了;你也许会说它还会更新,没错,但请注意,你正在使用的永远是已经开发完的那个版本,对生产者来说,那已经是过去时了。

服务却不一样,到剧场看舞台剧的过程绝对不是演员的表演和观众的观看分开的,到洗浴中心搓澡绝对不是搓的动作和被搓的动作分开的,乘坐公交车也不会是开车和坐车分开的。同样,教学的过程原则上也不会是教师教完了,学生再去学的过程。这就是工业和服务业的区别。

然而,技术的发展,使拥有更多灵活性的远程教育横空出世了。与其它教育形式不同,函授、广播电视、多媒体教育、网络教育这些远程教育的形式,使教的行为和学的行为在时间和空间里发生了分离。对教学活动来说,这真是太大的好事了:时空限制被打破,学习变得更灵活;学习步调随意调整,学习变得更个性;一次教多次学,学习变得更经济。尤其是这最后一点,标志着教育终于可以产品化了,于是有学者提出了远程教育的福特模式,即大机器生产的工业化模式,而它的产品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大量的课程资源。

然而,好事背后也藏着杀机。即便有大量的学习资源,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仍旧有困惑、有问题,需要指导和帮助。如果把这些问题都在前期的课程资源制作中考虑到并给出回答,那制作者必须充分的想到众多学习者分别提出哪些问题,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可以完成,如此开发出的学习包将有多么庞大而昂贵?

国内外远程教育从业者终于明白了,远程教育尽管可以单独开发产品了,但是教学活动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服务,这一点没有改变;教学活动仍然要在同一个时空里发生,这一点没有改变。于是远程教育的完整过程正式以产品生产和服务提供为分水岭,划分为前期的学习材料制作与开发和后期的学习支持服务两个阶段。前期包括活动设计、资源开发、平台开发、工具开发等等工业化生产的工作,后期则提供以学术支持、情感支持和管理支持为主的学生服务。以互联网作对比,这两个阶段就好似产品设计和运营。

到这里,也许你就能看到MOOCs、网易公开课、新浪公开课,甚至是百度文库、新浪ishare处于哪个位置了;也许你还能说出录课和直播课程到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了。此外,如果有教务工作者出面,在提供课程周边服务的同时支持每门课都把自己的资源整理在一起,他就像Moodle、 Blackboard一样扮演了LMS的角色。

四、教学过程再分解

下面的论述我们将不区分远程还是面对面,因为它们在本质上都是教学活动,所以这部分内容对二者同时适用。

想像一下我们进入了课堂教学过程,教师和学生作为活动的两个主体,在一个教学环境(一种场)里面产生交互。这个环境可以分解为一些元素,包括:教学目标、学习资源、学习工具、教学策略、同伴(学习共同体),以及评价方法等。其中最关键的是教学目标,与互联网行业容易说自己是成果导向一样,教学过程是目标导向的,教师在组织一堂课程的时候,一定会先确定目标,这个课程我要让学生学完之后达成什么。但是仔细看这些元素你会发现,它们彼此分离,好像各自独立的建筑材料,而非一座房子。这就要说,学习环境里最最关键的一个带有时间属性的,像胶水一样把所有材料粘在一起的元素——教学活动。教师的教学过程,就是完成一系列教学活动的过程,比如阅读活动、观影活动、讨论活动、练习活动等等。而为了实现某个具体的教学目标,采用最适的教学策略,把其它元素组织成教学活动序列的过程,就是教育技术最最最关键的技术——教学设计,这句话没有之一!教学设计的成果,是教案;进而是教学过程,包括教育产品和教育服务。

到这里你就明白了我说一个产品没有触及到核心,是指触及到什么了。而只有把这个核心做好了,一个互联网教育产品和服务才有根本性的立足地位,才有核心竞争力以区别其他产品,才有了抄不走的灵魂。

五、互联网教育产品与服务

翘过课的人都明白,教和学谁更重要,老师教的再好再卖力,学生不学习则教学不会发生,所以在教和学的关系里,现代的教育观会以学会没学会评价课程,而不是教的好不好。于是以学生为中心就是教育的根本大法了。

但是以学生为中心与互联网行业注重用户体验的用户为本又有两点不同。第一,教育是师生共同成长的过程,成长意味着能力更强,意味着要承担更多责任。在互联网产品经理大叹产品同质化、用户迁移零成本,故而要敏感的发现并满足用户近乎所有需求时,教育类产品必须对用户(学习者和老师)不负责任的需求说不。比如教师对课程快速开发的需求,就必须以不妨碍教学质量作为前提;学生对学习轻便简单的需求,就必须以不妨碍学习效果为前提;否则它便不再是教育产品,但它可能还是一个互联网产品。第二,评价学习效果不代表教的行为不重要。教育是一种师生双方共同参与的服务,尽管学生的学习效果是教学过程成功与否的核心,优质的教的行为却为学的行为提供了基础、保障和促进。举个例子,如果学生非常上心、有愿望去学,但是看到的尽是粗制滥造的资源、遇到问题无人解答、评价方式误导学生关注不重要的信息,其学习效果也将打折扣,即师生任何一方的参与不力都将影响学习效果。

这就要说说资质和素质问题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进行教学设计的能力?是不是每个有内容的人都有进行教学设计的能力?是不是每个有资源有教学设计能力能产生好教案的人都能上好一堂课?答案都是否定的。从前面的分析中已经可以看到,以互联网作比,好的教学设计者要了解内容、能生成产品,还得运营的好提供优质服务。也就是说,远程教育课程的提供者既要是编辑,又要是产品经理,还得是运营人才,这个难度是想到巨大的。

到此我就该向当前所有互联网教育C2C产品问出最关键的问题了,您的网络课程提供者,具备这个能力么?即便是线下课程,他/她具备基本的教学能力么?不只是有优质内容,还有组织、表达、设计学生的学习过程,以及支持和促进学生学会。

远程教育也发现了这个角色的巨大压力,于是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

方案一,责任分工,协同合作。比如在高校网院里,通常一门课程包括一个项目经理协调进度,一个主讲教师提供内容,一个教学设计者与教师一道根据目标把内容设计成活动,一个开发人员与教师、教学设计者开发材料,一个辅导教师负责课程上线后的学习支持服务(运营答疑等)。可以一人身兼多职,也可以一岗多人承担,但现在提供教学过程的互联网教育产品,有这样的考虑么?

方案二:开发工具提供支持。对于那些已经摸索出的常规活动,开发工具支持课程提供者按照教学设计的过程快速开发课程产品,在开发阶段提前设计运营活动也可以分担课程提供者的压力。比如最新版的Udemy中就提供了从目标开始,到内容组织的课程设计工具,这才是符合教学思路的产品创新,才能给课程提供者的设计过程提供便利。

如是设计开发出了高质量的课程(产品+服务),用户的学校效果才有优秀的可能性,而能否转为优异的成果,则要看教学活动是否符合用户的个性化特点、学习工具是否便捷易用、学习伙伴是否相处融洽、教学服务是否人性及时,以及学习者本人的付出意愿和自主学习能力了。这些需要通过需求建模、开发学习工具、开发(时间/资源)管理工具、开发交流工具予以解决。

综上所述,远程教育的教学和教务合起来是产品生产、产品/服务销售和产品/服务消费三者的结合体,其中任何一个短板都会影响整个的教学效果。而教育类产品不同于其他互联网产品,它需要为“人的改变”这一命题承担更多的责任,亦即在产品生产和产品/服务消费阶段需要投注更多的精力,满足教育规律。而教育系统仅非学历教育一块儿就包括技能考试、职业认证、职业培训、生活提升等众多各自不同的领域,如此庞大、复杂且重要的工作不是一个机构就能完成的,相反更需要多家配合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努力。而在整个互联网教育领域如火如荼、一片生机勃勃之时,一定要把握规律,冷静慎重,三思后行,否则到头来产品失败、用户流失、经济受挫不说,毁人不倦的创伤谁来弥补?!

 

------分隔线----------------------------
标签(Tag):远程教育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