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理论研究 >

实践哲学相关整理

时间:2011-12-07 23:38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什么是实践哲学?首先需要从古希腊实践哲学奠基人亚里士多德的实践哲学谈起。“实践”(Praxis)一词在古希腊文献中早已有之,其最初含义是指一切有生命东西的行为方式。正是在此基础上,亚里士多德赋予了“实践”概念以“反思人类行为”的哲学含义;特别是在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中,实践一词作为一个特殊的人类学范畴得到了哲学的规定。[1]亚里士多德着眼于实践来研究人的行为,曾把人类的所有行为和活动都称之为实践,实践就是人类活动的全部形式的总称。他试图把人类的全部活动归结为一种终极性的“善”的统摄,在他看来“一切技术,一切研究以及一切实践和选择都以某种善为目标。”[2]从而实践就成为以终极的“善”为指向,或者说贯穿着“至善”的人类各种行为、活动的总体。这一思想给人类各种行为和活动注入了一种统一性,注入了一种终极关怀的元价值。

然而,亚里斯多德并没有把这一思想坚持到底,他的实践哲学的主导倾向是一种实践二元论。亚里士多德将人类活动分为理论、实践和创制,前两者因其以自身为目的,所以是自由的活动,唯独创制活动自身与它的目的分离,因而是不自由的。他还特意强调,“实践并不是创制,创制也不是实践”。[3]亚里士多德把人的自由活动(实践)和人的生产性活动(创制)截然分开,割裂人的活动和行为的统一性,把实践和创制对立起来。

在文艺复兴全面成熟期,近代意义上的自然科学开始在各个领域得到确立,技术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自此,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创制”性活动(生产性活动和功利性技术活动)被凸显出来。F·培根和百科全书派把工匠的各种手艺同对自然的认识和实验一起列入实践的内涵。应当注意的是,培根把实践直接等同于科学的技术化,这就彻底转换了实践的含义,实践无论在人们的生活中,还是在理论领域,都被深深笼罩在功利主义和技术主义的氛围之中[4]。在这一点上,伽达默尔看得十分准确,“自从科学把它的目标放在对自然和历史事件的因果因素进行抽象分析以来,它就把实践仅仅当作科学的应用。……技术概念取代了实践概念……”[5]。伽达默尔认为,近两个世纪以来,人们对实践的最可怕的歪曲就是把实践降低到功利性的技术层面,看作是一种纯然的技术活动。培根在认识论范畴里考察实践,从而乐观地把实践作为人类征服自然的重要手段——这种实践观极大地推动了自然科学和技术的发展,但同时也导致了一种浅近的功利主义。所以,认识论的实践观也是一种经验(功利)主义实践观。

经验主义实践观完全从人们的实际生活需要和功利性利益出发,将实践理解成出于某种外在愿望和利益的纯粹工具主义式的技术生产活动,它没有自身的内在目标,只是服务于外在目的的一种工具和手段。既然没有内在目的,而只是工具和手段,因而人类的大量物质性活动就表现出完全置善于不顾的“不择手段”。这就是说,实用主义实践观范型是割裂理论与实践的纯技术应用,它没有理性反思;它毫无意义。正因为如此,近代哲学失落了实践哲学传统,丢弃了人类实践生活领域,从而导致了科学技术更改的颐指气使,飞扬跋扈,出现了科学话语霸权、科学技术理性统治一切的非常不健康的情形。

与此相反,亚里斯多德的道德的、自由的实践则为康德、费希特等人所继承,并发展为一种本体论的实践观。康德在卢梭、休谟等人的影响下,清晰地表达出了对近代科技理性无限能力的怀疑。康德认为,假如人的意志根据是自然的法则,那么,实践原理就是“技术—实践的”;但由于人的意志根据是自由的,所以真正的人的实践是“道德—实践的”。[6]在康德看来,前者是一种具体的生产实践活动,它不同于狭义上的、自由基础上的实践意义,而主要同“科学用于事物有关”,这就是在近代“认识论转折”中人所所理解的科学理论的应用实践。康德实际上是用“道德上实践的”排开了“技术上实践的”,这意味着康德并没有将技术与工业看成是肯定性的实践形式。康德并不研究人的具体的道德实践行为,他是从形而上学的高度来研究人的实践活动的价值与意义的根据,这种实践哲学是超验的,目的在于为人的现实社会生活提供一种本质的规定和理想性目标。康德力图通过对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区分,重新在实践理性基础上来捍卫哲学的真正地位,建立起真正的道德实践哲学,并力图以此来重新恢复与接续在近代哲学之中迅速失落的希腊实践哲学传统。

马克思的实践哲学继承和发展了哲学史实践哲学的宝贵资源,把实践哲学置于人类学的视野内,从而实现了哲学史上实践哲学的一场革命。[7]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批判了一切旧唯物主义者和旧唯心主义者都没有正视人的“真正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也都没有从实践出发去理解思维与存在关系的哲学基本问题;还在于它十分鲜明指出了实践是人类社会生活的本质。马克思宣称:“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等到合理的解决。”[8]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实践是人与世界对立统一的基础。在马克思看来,实践是人之本质的存在方式,因此,实践体现着人的根本的生存困境,即人的分裂及人的生活世界的分裂,体现着人与自然、个体与社会、思维与存在、精神与生命的分裂。随着实践的发展,人类将最终克服这一分裂状态,重建完整的生活世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完整人),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理想社会中,“人和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9]。而重建完整的生活世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完整人)的现实之路就是实践。

亚里斯多德的实践观是一种二元论的实践观,它导致其后的哲学家各执一端,一些人把实践理解为纯然的理论活动、超验玄思以及脱离现实的恣意妄为;另一些人则把实践理解为庸俗琐碎的日常活动和功利性的生产活动;一些人把实践理解为纯粹的道德活动,另一些人则把实践理解为科学的技术化活动。现代西方一些学者试图在语词上把两者区别开来,用“practice”说明人类一般的经验活动,用“praxis”标志人类的“实践”活动。这种区分把人在不同领域的各种活动彼此对立起来,割裂了人类实践活动的总体性,也消解了人的完整性。实际上,无论是功利性活动、生产性活动还是自由的实现“善”的活动,都是人类的本质活动和存在方式。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通过把技术与工业确定为人的本质性活动,把实践理解为人的对象性活动,开启了实践哲学的现代性视域,建立了一种总体性的实践观,从而确定了其基本的现代性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明确提出:劳动是人的本质存在,正是在人类使用和制造工具的劳动中产生了人与自然和人与人的关系。[10]人与自然的关系是理论思维传统所关注的对象。所以自从文艺复兴以来,探索自然界的奥秘一直是西方理性思考的中心,从而有了西方实证科学的巨大发展,也就充分地培育了西方人的科学精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则是实践思维传统关注的对象。然而由于理论思维传统在西方的膨胀,实践思维传统未能取得与理论思维传统平等的地位,所以,人受到了冷落,人文精神未能得到充分的发育。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思潮,在复兴实践思维传统的同时,走向了极端,要否定理论思维传统,否定科学精神。然而这在现实中又是行不通的,因此出现了所谓的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冲突。马克思抓住了实践,因而也就找到了两大思维传统的融合点。同时,由于马克思在正确地理解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基础上,把关注的中心集中在人与人的关系上,这既复兴了实践思维传统,又吸纳了理论思维传统。所以,马克思的实践哲学为解决当今科学主义精神与人文主义精神的冲突提供了答案,最终意旨在于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矛盾的解决,克服人的存在的分裂,实现人的完整性及人的解放。

------分隔线----------------------------
标签(Tag):技术哲学 教育技术哲学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