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理论研究 >

智力理论与教学设计概述

时间:2011-03-06 19:11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19世纪后半叶,Francis Galton开始了智力的研究,他认为智力是完全属于遗传的。受达尔文的影响,Galton将智力视为人类适应力的关键特征。另,越聪明的人在感觉的敏锐性方面也更好,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聪明的人反应更快。比内-西蒙量表的提出突破了Galton将感觉敏锐性作为智力评估的方法。Alfred Binet 与 Theodores Simon将心理年龄作为评价智力的手段,且首度应用抽象推理的能力来评估智力。随后Lewis Terman提出的斯坦福-比内智力量表提出了“智商”的评分模式,使得不同年龄的智力得分能进行比较。IQ=(心理年龄/生理年龄)×100,这是我们普遍认识的智商。然而,尽管我们能与他人进行比较了,却仍旧无从得知我们的智商在全体人群中所处的位置。为此,David Wechsler创立了基于正态分布的智力评分模式,使“智商”不再是“智商”。这里的智商为离差智商,是人们在其年龄组中与常模的智力比较。之前,比内的智力测验大多强调口头的、用词的能力,而Wechsler的则加入了许多非言语推理的能力评估。
抛开对智力测验信度和效度的种种疑惑,我们来看看遗传与环境如何成为智力的决定因素的。遗传与环境对智力的影响是无可置疑的(双生子研究、家庭历史研究已经寄养研究都无一例外地证明了这一点),唯一值得探讨的则是遗传与环境分别对智力究竟有多大的影响。这有两种倾向,一种是认为遗传对智力有着高影响,智力70%甚至更高的由遗传决定,而另一种则认为智力50%甚至更低的由遗传决定。实际上,大部分的研究证明IQ的遗传率在50%到70%之间。值得注意的是,遗传率是一个群组的统计值,并不能完全适应在个例上。另,因为各种因素,遗传率在各个群组之间也是有差别的。
随着对能力研究的发展,对能力的评估渐渐减少了对IQ测验的依赖,而越来越强调特别能力(specific abilities)。
Spearman的二因素说认为能力由S(special factor)因素与G(general factor)因素构成。


L.L.Thurstone反对这种单一决定的智力说,将基本心理能力分为了7个独立的因素:word fluency、verbal comprehension、spatial ability、perceptual speed、numerical ability。
J.P.Guilford在Thurstone的基础上于1959年提出三维智力结构模式,认为智力由许多单独的能力构成。根据他的分析,我们大约有150种单独的心理能力,这些能力皆有三种特征:操作,内容,产品。


而Raymond Cattell与John Horn在Spearman的基础上提出,G因素应分为流体智力(fluid intelligence)与晶体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流体智力包括推理能力,记忆能力以及信息处理的速度。晶体智力包括在问题解决过程中获得知识和技能的能力。在人的一生中流体智力基本是不变的,能有很大发展的是晶体智力。
随着认知心理学的发展,Robert Sternberg提出了智力三元论。其智力模型包括三个部分:情景亚理论,经验亚理论,成分亚理论。其中成分亚理论又分为元成分、操作成分、知识获得成分。这里不做多介绍。智力的认知观点更多的侧重于人们是如何运用智力的过程或者说是在智力中的心理加工策略,而不是智力的总量。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传统的IQ测验太狭隘了。Howard Gardner提出不是所有的人都具有相同的能力,不是所有的人都用同样的方法学习。其认为智力包括9个方面:逻辑-数学(logical-mathematical);口头语言/词汇(linguistic);音乐/节奏(musical);视觉/空间(spatial);身体/肌肉运动知觉(bodily-kinesthetic);人际交往(interpersonal);自我内省智力(intrapersonal)以及自然观察智力(naturalist);存在智力(existentialist)。

------分隔线----------------------------
标签(Tag):教学设计 智力理论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