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学的未来:数字学位

时间:2017-11-10 21:31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从牛津四方庭到哈佛园,以及其他许多大学的钢筋玻璃建筑中,考试都已结束,假期已经开始。正如学生思考毕业之后的生活一样,大学也面临着自己的命运问题。几个世纪以来,讲课、填鸭式学习、考试的高等教育模式鲜有改变。现在,三大破坏性浪潮正威胁着高等教育,可能会颠覆既有的授课与学习方式。

一方面,筹资危机已造成资金短缺,使得大学内最聪明的头脑都在努力寻求解决方案。由于费用高昂的技术投资、教师薪水及逐渐增加的行政支出,大学的成本在上升。结果是,政府部门决定,他们对大学的资助无法再像以往那样慷慨。美国大学面临的压力尤其大:许多分析师称在20年内将有相当规模的大学破产。

与此同时,一场技术革命也对高等教育的商业模式发起挑战。在线教育的爆炸式扩张——大部分是免费的——意味着曾经少部分幸运儿享受的教育现在对任何人开放,只需通过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这些资金与技术破坏性因素与第三种巨变不谋而合:尽管过去大学仅教育少数优秀学生,现在他们有责任对工人的整个职业生涯进行培训与再培训。大学将如何在这个风暴中存活——以及,如果他们无法存活的话,会发生什么?

金融101

大学已经将大部分上升的成本转嫁至学生。在2003-2012年间,美国私立非盈利大学的实际学费上涨了28%,并且还在持续缓慢增长。公立大学的学费在2008-2012年间上涨了27%。美国国内学生的公立大学平均学费现在已接近8400美元/年,海外学生的学费超19000美元/年。私立大学的平均学费超3万美元/年(2/3的学生可以拿到某种助学金)。美国学生的债务总额达1.2万亿美元,700万余人已违约。

在很长时间内,债务看起来都是值得的。对大多数学生而言,薪水较高工作的“研究生溢价”仍能覆盖学位成本。但不是所有课程的投入都能得到回报,并且,研究生薪水较高也意味着学生在开始赚钱之前需要在学习上花更长时间。美国学生注册人数1999年为1520万,2011年上升到2040万,但现在入学率已经减缓,2012年下降了2%。

小型私立大学在为收支平衡努力。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的苏珊·菲茨杰拉德(Susan Fitzgerald)预测了倒闭的“死亡漩涡”。前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威廉·博文(William Bowen)谈到“成本疾病”,即大学为了吸引学生而在华丽的研究生中心、图书馆及宿舍上投入过多。

政治上,领导人的口风也发生改变。比尔·克林顿和贝拉克·奥巴马都说过,如果大学不能降低成本将面临糟糕的前景,显示中左翼政治家倾向的改变,他们以往都赞成将更多公共支出用于学术界。州政府提出的削减可由联邦政府增加对贫困学生的“佩尔助学金”部分抵消。但美国大学很快从学费中得到比削减的政府资助更多的钱。

在亚洲,顶尖大学的学费通货膨胀率在过去5年内约为5%,激发了中产阶级对就学成本的焦虑。拉丁美洲国家也很焦虑,他们将学费压得很低以增加大学毕业生人数。在欧洲,高补贴率与低入学率同时并行,使大学边缘化。但学费一直在上涨:1998年,英国学费仅为1000磅(1650美元)/年,2012年,已增至最高9000磅(13900美元)/年。(见图1)

 

成本上升的袭击几乎发生在最差的时机。全球范围内,各种年纪职工对再培训和继续教育的需求在上涨。全球化和自动化减少了仅需中等教育水平就能胜任的工作。那些职工为了在劳动力需求市场中领先,需要获得更多教育。在美国,35岁及以上学生的高等教育入学数在1990年代增加31.4万,在2000年代增加89.9万。

机器智能的进步使自动化进入各个经济领域,从簿记到零售。直到最近,新的在线商业模式威胁着那些遭受互联网风暴袭击的领域。牛津大学的Carl Benedikt Frey和Michael Osborne认为,在几十年内,47%的职位将被自动化取代。他们发现随着教育程度提高,替代几率明显下降。

iPad是我的智慧之光

所以,对教育的需求将会上升。谁能满足这些需求?大学面临着一种新形式竞争者——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s)。这些电子化传送的课程,通过网页或平板电脑的应用程序进行讲授,比他们现有的竞争对象有巨大优势。在线课程的低创立成本和有力的规模经济效应使学习成本显著降低,学生不再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上课,因此也增加了学习机会。提供课程的低成本——建立一门新课程花费约7万美元——意味着它们能够被便宜地出售,或免费提供。哈佛商学院的Clayton Christensen认为MOOCs是一种有力的“破坏性技术”,会将许多效率低下的大学逐出市场。“15年内,超过半数的美国大学将会破产,”他去年预测道。

MOOC2008年始于加拿大,最早以一门在线计算机课程的形式出现。2012年被称为“MOOC之年”,大量令人兴奋的想法产生。三个大型MOOC平台建立:由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共同运营的非盈利平台edX;与斯坦福大学合作的Coursera;及由斯坦福大学在线计算机课程教师Sebastian Thrun共同创办的盈利平台Udacity。这三大平台已经为1200万学生提供课程。仅有不到三分之一为美国人,但edX称将近半数的学生来自发展中国家(见图2)。Coursera的新任CEORichard Levin考虑一项侧重亚洲的拓展计划,他曾是耶鲁大学的校长。

大学的未来:数字学位 - 深圳大学图书馆 INFO.MOOC@SZU - 2

MOOCs尚未释放熊彼特式创造性破坏的全部潜能。多数大学和雇主仍把在线教育看成传统学位课程的补充,而非替代。许多有声望的机构拒绝使用新平台,如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

传统大学有几张王牌。在课程、考试和文凭之外,大学教育还提供社会资本。学生在那里学习如何辩论,展示自己,建立社会关系。数字大学的经历如何提供这些?

答案将有两部分组成。edX运营人Anant Agarwal提出有别于美国标准的四年制学位课程的一种替代方案。学生在第一年通过MOOC学习,随后两年在校园学习,最后一年开始兼职工作,并同时在线上完成课程。这种混合学习的方式将比四年在线课程更有吸引力。它也能吸引那些希望将工作或照顾孩子与学习结合起来的人,将他们从规定的为配合学者的课程表中解放出来。有利可图的课程也能受益:一门关于法国存在主义的课程能与另一所大学葡萄牙语MOOC课程同时存在。

许多大学已经将数字课程加到课程表上。在巴西,Unopar大学以卫星传输的形式,通过在线教育工具和一周一次的研讨会提供低成本学位课程。在美国,密涅瓦大学的入学标准堪比最好的常春藤联盟大学,但学费远低得多(每年1万美元左右,常春藤名校的学费最高达6万美元/年)。第一批20名学生已接受在旧金山的密涅瓦基础学年课程,并将在剩余时间内参加在线课程,居住在美国之外,他们的重点是在新兴经济体上花时间,作为对未来雇主的卖点。

错误404:学位未找到

在线教育也有缺陷。加州的圣何西州立大学有一项试验项目,通过Udacity提供数学和统计课程,该项目去年被暂缓。当30%的在校学生通过入学代数课程时,仅有18%在线学习的学生通过——并且,随着学习内容难度增加,差距在扩大。“MOOCs的教育法急需提高,”Udacity的史郎先生(Mr Thrun)承认。他认为,圣荷西州立大学的试验项目显示,在大学级别的在线课程中,学生需要更多个人化的帮助。一份关于美国MOOC学生的调查发现,70%的人已经拥有一个学位。如果他们要与普通大学的学生竞争,MOOC必须在将入门者教育成学术人士上做得更好。edX的阿加瓦尔先生(Mr Agarwal)希望在假期时间提供更多课程,学生能够使用这些课程获得额外的认证,或赶上错过的课堂。

批评者将矛头指向高辍学率:仅有10%的首次MOOC订阅者会完成课程。这可能无法深刻反映现状:可忽略不计的注册成本意味着许多人没有强烈的意愿完成课程。但是,由于提供方从对完成者的认证中赚取大部分收益,维持一个合理的完成率很重要。许多人精心设计他们的课程,使得前期阶段相对容易。edX发现大多辍学都发生得很快,就像大一学生在他们决定追求哪个专业的学位学分之前尝试很多课程一样。

另一个担忧是,学生可能让别人代替自己做在线测试,在考试中作弊。一个去年创办的德国在线大学iversity,尝试通过有监考人员在场的现场考试消除这种可能。Coursera提供付费的身份验证服务,包括记录学生独特的键入模式。

在线课程引起了学术界的反对,他们担心这会加速高校教师的裁员。哈佛大学政治学导师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andel)同意将他的一些受本科生欢迎的课程放在edX上,但这遭到了加州一个学术团体的批评,他们支持桑德尔教授支持的模式“对我们的大学造成严重损害”。他们认为,在线课程有“用便宜的在线教育代替教师”的风险。其他人担心主要受益者会是桑德尔教授这样的明星教师,明星教师与其他同事的收入与名望差距都将扩大。他们可能是正确的:讲课生动的教师总能比平淡的教师更有吸引力(苏格拉底在雅典喧闹的酒会上发表演讲)。所不同的是,现在更多学生能共享这些有意思的讲课。

应得的学位

迄今为止,MOOC提供方通过毕业生感言、完成课程会帮助得到工作的保证等方式吸引新学生。许多潜在学生都因无法保证在线劳动能否以学位的形式获得认证而推迟。随着数字课程越来越多地与现有的课程交叉,这种情况将开始改变。麻省理工学院4500名学生中,半数以上都参加了MOOC,作为他们课程的一部分。加州的约翰肯尼迪大学主要招收成年学生,他们已经开始接受edX MOOC认证的学分。

但是,大多数大学还没有这样做。这种对峙的原因可能在于欧洲。在促进学生在欧盟国家内流动的规则下,学生能够在任何签署了《里斯本公约》的53个国家的不同大学之间转移学分,“不管是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学习方式取得的知识、技能和能力,”理想的情况是让欧洲大学接受MOOC学分,才能进行交换。“欧洲短期内不会接受新的学位授予形式,”西班牙IE大学校长Santiago I iguez说道。其他人更加乐观。iversity的主管Hans Kl pper指出,由于MOOC对任何人开放,学生很容易评价其质量。一旦大量的学生都开始完成课程,并呼吁认可,那么欧洲大学就很难拒绝认可其中最优秀者。

于此同时,第二代MOOC在尝试复制传统大学的课程。佐治亚理工学院、Udacity已经与电信企业AT&T合作,开设在线计算机硕士课程,收费7000美元,同样的在校课程收费25000美元。麦肯锡教育咨询公司的经营者Mona Mourshead看到了一个转折点。“如果雇主能以平等地认可,MOOC硕士学位就能有市场。其他人也会跟随,”她说。

尽管许多公司也提供在线课程(比如,谷歌已经推出一门如何解释数据的在线课程),但现有的大学仍然是主要提供方。为了鼓励他们让最好的学者抽出时间将课程放在一起,在线教育公司必须给他们提供一些经济激励。edX说它能够“自我维持”,但没有提供其收入的任何细节。《高等教育纪事报》去年报道,edX让大学使用他们的平台,以换取该课程产生的首笔5万美元,以及未来收入的一部分。据报道,另一种模式是在开立一门课程时收取25万美元“生产补助”,以及未来每期课程的使用费。Coursera仅显示在认证中获得的收益——从2012年起收入约为400万美元,对每位学生收取的认证费用在30至100美元之间。

许多人在挣扎建立另外的商业模式。去年,Udacity经历了突然的“转变”,宣布免费模式结束,自此之后将对专业在线培训收费。尽管在线课程比校园课程便宜得多,他们也留不住有野心的学生,除非他们能复制在好的大学里的互动交流。让教师能提供数字研讨会,提高互动水平可能有助于此。更多细节的在线反馈可能也有成效。这些都需要成本。所以,更多不同类型的MOOC生态系统可能将带来不同的价格层次,从基本的免费形式到更昂贵的定制模式。

你无法在线上做到的

大学最不可能输给在线竞争者的优势是其卓越名望的研究机构及低学生-导师率。对常春藤联盟、牛津、剑桥之类能在学位之外为学生提供社交机会的名校而言,这是个好消息。水平仅低于常春藤联盟的大学的学生对成本上升更敏感,因为投资的收益更小。这些大学可从扩大在线学习率中获取利润,降低成本,同时仍为部分在校园内完成的大学教育进行奖励。

根据新泽西州肯恩大学吉姆·勒曼(Jim Lerman)的说法,最易受伤的是“产生美国的教师、中层管理及行政人员的中等大学”。它们更有可能被在线课程取代,他说。更弱的社区大学也是,尽管这些培养与本地雇主联系的学校是否有弹性尚未得到证明。

从2012年第一波MOOC浪潮起,反对意见集中在他们的失败与商业不稳定上。然而,如果批评家认为他们能对MOOC的进展免疫,他们很可能是错了。当在线课程能够快速调整内容和传达机制时,大学面临大额成本和效率问题,从公共财政中获得资助的机会非常少。

在英国天主教主教约翰·亨利·纽曼(John Henry Newman)1858年出版的《大学的理念》中,他总结,后启蒙时代的大学为“在广泛程度的国家内,通过个人交流的方式沟通思想的地方”。在借助网络个人交流几乎无所限制的时代,这个理念仍启发着我们。但是,他有一个警告:没有个人交流,高等教育可能变成“一座冰封、石化、铁铸的大学”。这是在线高等教育新浪潮应避免的。但作为一种对高成本、高负荷运转的高等教育的替代,在线教育更可能蓬勃发展,而不是逐渐消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大学的未来 数字学位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