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传统课堂的“原罪”-“一切”都是错的

时间:2010-12-02 20:07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传统课堂是“悲剧场”,是“恶之花”。
不斩断这个“根”,所有的幸福都似乎遥不可及。
时下的课堂教学是怎样的?随意走进一所学校,推开教室的门,映入眼帘的一定是这样的景象:教师站在讲台上声嘶力竭,台下学生昏昏欲睡。因为整天忙着“讲”,致使大多数教师患有咽炎和“胃下垂”。有些学校为了体现对教师的“人文关怀”,咬牙从原本不多的办学经费中挤出些钱来给每位教师配备了“耳麦”和“扩音器”,于是满校园就充斥着教师的声音了,嘈杂得像农村的集贸市场,假如不仔细听,你还以为是有人扯着嗓子吆喝着卖“耗子药”呢。
我猛烈批评传统课堂,并非是说传统课堂就一无是处,可问题是,当时代需要我们从马车换乘轿车时,并非就一定是说马车不好,而是需要我们换乘轿车。今天的课改,不是争论马车、轿车的问题,而是必须换乘,这理由还不充分吗?因为马车无法抵达教育的目的地,不仅是“速度”问题,我们不是总说,谁都可以等,孩子不能等吗?既然不能等,为什么还老牛拉破车?
传统课堂“精心”酿造的悲剧数不胜数,难道不需要我们幡然醒悟,进而醍醐灌顶?
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希望就藏在一切关于课堂的变革之中。这绝对不是我的情绪化、极端化,而是基于现实思考得出的结论。或许这个结论不能被部分人接受,但我仍有理由充满理想,我的理想就是——寻找师生的共同幸福,让每一个生命体验到尊严。正是这样的情怀驱使着我,要说出教育的“真相”,尽管会因此得罪很多的人,甚至会遭受到某些呵斥,但我坚信,我这样做对得起我的良知。
但我要真的历数教育的“不是”时,仍难免心里沉甸甸的。
但我必须说出来,并且把我的“发现”告诉给我们从事教育工作的同道。
传统教育一开始“出发”就错了——我们的眼里——只追求“知识”。我们把知识当做了教育的全部内容。为了这唯一的目的,我们无所不用其极,时间、汗水、大棒、胡萝卜、题海、作业、统考……
你说你说,凡是能用的手段,我们什么没用过?
我们只瞄准“知识”射击,可我们眼里却从来没有真正的目标,那就是孩子。我们问过孩子的感受吗?体察过孩子的不幸吗?我们压抑孩子、担心孩子、甚至会害怕孩子;我们口口声声为孩子负责,总幻想让他们考上大学,可我们却从不顾及他能否拥有一生,更不关心他需要什么样的一生;我们总说民族的希望在孩子,却又不关心希望是什么样子……
我们选择教书的“方式”,也错了。
我们过分强调“灌输”了,以为灌输才是让学生获得知识的唯一途径。教学“十八般兵器”,可如今的大多数教师手里就只剩下了牢牢攥着不肯撒手的“拨火棍”,这根拨火棍就叫“讲”。殊不知,其实也没人仔细研究过,“讲”能替代学生的“学”吗?
假如不能替代,那教师为什么依然滔滔不绝而坚决不让自己停下来,和孩子们一起去研究“学会”的方法?
或许有人会说,别人讲得不好,而我,是“特级教师”,我自有我与众不同的教学艺术,那我要是不讲,又怎么能体现出我的价值?
请注意,讲和教永远是为“学”服务的。体现“我的价值”而不顾及学生的“价值”,不仅是一种自私的表现,也是对新课改理念的无知。当教师长期“鸠占鹊巢”,当学生的学开始服务于教师作为“我的价值”时,这是违背课堂之“道”的。在教室这个“小宇宙”里,学生是“上帝”郑重命名的太阳,而教师则必须是围绕着太阳转动的“地球”,这就是“地心说”与“日心说”在“教”与“学”关系上,关于“道”的论证。一切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行为,都需要拨乱反正,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更何况,事实早就证明,仅仅单靠教师推销耗子药一般地讲,是讲不会学生的。而且,因为教师的讲,客观地剥夺了学生学的权利,从而造成大面积的“厌学”以及“学困生”。
讲是“银样镴枪头”。为什么学生不喜欢学习?恐怕教师是脱不了干系的。
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学困生?我们总习惯于指责学生是一群笨蛋,却从不愿意从“讲”上找原因,更不敢承担“教”的责任。
我们总是自以为是地告诉学生:“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欺骗学生说:“勤能补拙”、“学海无涯苦作舟”、 “面壁十年图破壁”,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让学生以苦为乐。可却忘记了爱迪生的那句名言是硬生生被人篡改过的,那句话的后半句是说:“但有时候,百分之一的灵感比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更重要!”
我们一天天地愚化学生念“苦经”,当可怜的孩子们几近精神崩溃时,我们又搬出另一套说辞来麻醉他们,说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坚持果真能胜利吗?结果是,中国的大多数孩子,一旦结束了学业,当中考和高考考完,无论结果如何,选择的是“撕书”、“烧书”和“卖书”,乐得废品收购的小贩像过节一般。这是一场被孩子们称为“解放”的学业大逃亡!看到这样的景象,教师们不应该反思我们的教学吗?是什么让学生们如此厌倦学习?
试想一下,有着厌学情结的学生,即使考上了大学,他还会热爱学习吗?我们一直在作文里畅想的“废寝忘食”哪里去了?谁能告诉我废寝忘食是什么滋味?这样一代厌学的人,试问如何实现“终身学习”的要求?中国读书人口的急剧下降,恐怕和现在的课堂教学有些关系吧。
可我们从不关心“未来”,我们只干杀鸡取卵的事。就像早年一窝蜂地发展经济,等腰包鼓胀起来再回头治理污染。可治来治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最终发现,逝去的永不再来!水土流失、疾病、瘟疫、干旱洪涝……灾难接踵而至,再如何痛心疾首,仍然于事无补。教师是否能吸取这个教训?
不着眼于未来,而只重眼前,不着眼于发展,只重分数,这样的短视是误己害人的,是造孽!
 

 

不可不提的“三宗罪”
传统课堂假如是大逆不道,但它的“原罪”又在哪里?
抛开所谓的体制原因不讲,客观地说,很多教师的课堂效益不高,恐怕和“体制”没多大的关系,根源还应多从自己身上找找。面对同样的教育体制,为什么独有自己的课堂受到体制制约?因而把一切的责任推给体制,是不厚道的。
笔者在这里试图从课堂教学的现状出发,从细处入手,找出三个“小”问题,以期和大家一起讨论,对照检验一下,我们是不是总在这样上课?
1.讲得太多。痴迷艺术
教师只对自己所谓的“教学艺术”、考试成绩感兴趣。口口声声的所谓“人文”,只是皇帝的新装。课堂教学的育人功能严重缺失。看看时下的“公开课”吧,一些教师的“作秀”简直登峰造极,某些教师的“课堂艺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教师因为过分痴迷于“个人化”的教学艺术,而拒绝基本的“课堂标准”。殊不知,课堂教学需要遵循基本的“模式”,所谓教无定法,前提是一定有“法”。循“法”而不“拘”法,方能化茧成蝶。没有基本的高效课堂模式,就失去了“高效”的保障。因此,课改首先要从课堂教学的“评价”入手,引导教师知道什么叫好课,如何做一名真正的好教师。
2.“经验”至上,舍本逐末
我们总是津津乐道于“一摸”、“二摸”、“三摸”, “一轮”、“二轮”、 “三轮”;我们总是沉浸在对考试的研究,得意于什么是考点、易错点、重点;我们总是炫耀升学率,有多少学生被清华北大录取;我们总是自以为对学生负责,对家长尽责,对社会尽忠,采用简单粗暴,以考代教,以分促学,哄、吓、欺、诈、压无所不为,把学生培养成“考试机器”。“看考点一讲考点一问考点一练考点一考考点”,课堂教学的“新八股”被很多学校奉为圭臬。我们从不主动更新“旧知识”,只喜欢老动作、旧习惯,几十年一成不变。教师不学习、不总结、不反思、不改变已成为新课改的最大难题。于是《中国教师报》说,“最难改的是教师”。
须知,“经验”一词杜威说是“在经历中体验”,教师误读了经验的“本意”,恰恰拒绝的是学生的学习经历。因为教师的经验,往往是“死”的。
传统课堂只有“接受”,而最大的弊端恰在于没有“生成”!
3.目中无人,效率奇低
教学因为目中无人,而不能有的放矢。教师执迷于升学,而不顾及学生的发展和成长的需要,大量占用学生的非文化课时间、课余时间、休息时间。学生的身心素质发展受到伤害,更为严重的是学生身心疲惫,学习效率低下。现在的学生:最不想上的是文化课,最累的是做作业,最怕的是考试,最想的是睡觉。因为课堂效益的低下,教师只能无限拉长学生学习的时间,“堤内损失堤外补”,靠布置作业撑起自己的“脸面”,于是应试教育有恃无恐,课业负担愈加繁重。
学生是学习的“主体”,离开了学生的学,任何的“效益”都无从谈起。只有尊重学生,并做好“还权”和“放手”,才能激发学生的主体意识和主体责任,进而让课堂散发出生命的活力,让学生的尊严在得到体验的同时,课堂效益才得以极大地提升。因此课堂教学应以学生为本,努力使学生肯学、想学、学会、会学和立志学。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标签(Tag):课堂教学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