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百家观点 >

评赣榆县教育局长陆建国《充分认识应试教育的政治正确性》-王竹

时间:2017-05-08 11:47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日前,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教育局长陆建国发表了一篇题为《充分认识应试教育的政治正确性》的讲话。这篇讲话在网上广为流传,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我曾经在一个微信群里发表过对该文的临时性看法,但觉得如果要全面系统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还是写一篇文章为好。

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
 


陆建国局长的讲话很长,但核心观点无非几点:
一、应试教育是基础教育这个特殊阶段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是最管用最有效的教育方式。
二、应试教育是穷人子弟与富人子弟、平民子弟与贵族子弟竞争的唯一出路。
三、应试教育不等同于填鸭式教育,应试教育在不断地进化、不断地改良、不断地进行课堂改革,在技术上已经相当发达和先进了,不再是大水漫灌,而是精准滴灌了。现在的应试教育,很多已经融合了素质教育的理念和方法。
四、应试教育是用来夯实学生的知识底盘的,是锻造学生的硬实力的;而素质教育,更多是锤炼软实力的。
五、应试教育传递正确的价值观,它代表的是不怕苦不怕累,是勤劳勤奋、努力向上,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
 


讲话中还涉及德育教育问题、留守儿童问题、素质教育基地问题等等,已与应试教育关系不大,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笔者曾将批判性思维划分为三个阶段:质疑、求证、判断。让我们按照这个思路对陆局长的观点逐一进行分析。

上午的文章采用的是批判性思维,本文则采用我提出的包容性思维,看看结果有何不同。


包容性思考主张寻找任一方观点的合理之处,加上合适的限定条件,使之与另一方观点互不矛盾、和平共处,有机整合在一起。


陆局长主张抓应试教育的观点有没有合理的一面呢?有!一位专家说得好:“作为科级的县级市教育局长,他所能想的、能做的,是顺应高考,还是改变高考?无疑,顺应是,且必须是他唯一的选择。不是吗?若该县的高考,一败涂地,试问他的局长之座如何延续,他的教育抱负如何延展,众多子民的梦想如何圆缘。破解穷苦孩子的生存之路竟在何方?”此说确有道理。

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
 


又比如,尽管现今的高考,对农村和贫困家庭的孩子越来越不利,但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最基本的公平也还是有的。


更何况陆局长在抓应试教育的同时,也不忘强调素质教育,尽管他对素质教育的理解不尽全面。


那么,陆局长的观点在何种前提条件下才能成立呢?第一,高考制度还没有真正改革,高考指挥棒的作用依然强大的现阶段;第二,农村与贫困家庭的孩子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可能性还没有完全消失。在这两个前提条件下,基础教育阶段抓应试教育就有其合理性。


接下来再看另一方,即反对应试教育一方的合理性在哪里?笔者在微信群里讨论时曾表示:“素质教育不是否定考试本身,而是以考试为目的的学习方式。标准化考试要求有标准化教材,标准化答案,这会束缚学生的思维。让学生整天读书背书会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所学的知识跟不上时代的变化,这才是应试教育应该被取消的理由吧?”这种说法有没有合理的一面呢?当然有,应试教育实施多年,其诸多弊病已显露无疑,笔者在上午的文章中也有提及,这里就不再重复。陆局长感叹,为什么有些人对应试教育有那么深的仇恨?因为应试教育给太多的孩子、太多的家庭造成了伤害,这一点也许陆局长没有深切体会,但很多人有!


笔者还认为,时代已经对教育和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今天我们不再需要太多的工业时代的“标准件”,而需要有创新意识、创新思维、创新能力的新型人才。看看今天很多新的行业、新的领域、新的工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就可以知道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常规性工作会被智能机器人占据,人的主观能动性、创造性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应试教育恰恰是最伤害创造力的。所以,必须取缔。


笔者在最近一篇论文中指出:“我们面临一个全新的时代,知识从内容到形式都发生了变化,在信息技术及其相关领域,大量软知识正取代硬知识成为知识的主体。而网络与信息技术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我们离网络与信息技术越近,所接触到的软知识就越多。知识正在从静态的层级结构变成动态网络与生态。今天,我们需要反思传统的教与学方式,我们需要全新的教育理念与学习观念。”应试教育已经越来越不适应时代的要求了!


这些观点有没有合理性?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同意有合理性,而且理由非常充分。


最后,采用包容性思维,我们如何来整合这两种不同的观点呢?我们可以这样表述:在高考制度尚未实现充分变革的现阶段,在中考与高考临近的年级,在农村与边远地区,在与升学考试相关的科目,抓应试教育是可以接受也可以理解的;但应该认识到应试教育只是权宜之计,是短期行为,只能影响学生一时;而素质教育才是长远之计,是更值得推崇的教育教学方式,能让学生终身受益。


如果我处在陆局长那样的位置,我也会在高二高三年级狠抓应试教育,尤其是在一些高考的主干课程中。但我更会利用一切机会推进素质教育和能力培养。我不会公开为应试教育的所谓“政治正确性”辩护,相反,会大力呼吁加快高考改革步伐,尽早全面实行素质教育。


这样会不会让基层的教育局长们很纠结呀,说一套做一套,知行不能合一?


理想与现实总是有距离的,这个世界上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吸烟有害健康是人人皆知的道理,但我们能对烟草行业一禁了之吗?不能,只能尽量加以限制,将吸烟的危害降到最低。作为政府部门的官员,总不能因为烟草有提神的功效,烟草行业能为国家带来巨额税收而公开为吸烟的“政治正确性”辩护吧?
先来对陆局长的第一个观点进行质疑:应试教育真的是基础教育最有效的教育方式吗?基础教育阶段的特殊性指的是什么?


陆局长文中提出的支持第一个观点的论据是:因为高考!
“在基础教育阶段,莘莘学子面对的是高考这个主出口,只要中国的高考体制不改变,基础教育就无法避开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是以聚焦学生的高考为取向的基础教育阶段的教育理念和实践方式”。
这似乎非常具有说服力,相信这也是很多中小学校长、老师和家长共同的观点。正如陆局长说的“只要高考存在,任你七十二变,也难以绕过应试教育”。


很多人信奉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既然高考这个现实我改变不了,那就只能适应它。陆局长说应试教育是基础教育最有效的方式,不是基于时代需求、教育理念以及中小学生的身心发展特点,而是因为现实。换一句话说,如果哪一天高考这个制度不存在了,被取消了,那么应试教育就不是基础教育最有效的方式了。


那么高考制度有没有可能被改变呢?完全有可能!从建国后的历史来看,高考就在很长一段时期被取消过。虽然对那个时期教育的成败得失存在不同的看法,但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从国际教育实践来看,很多发达国家的大学录取都不是像我们一样一考定终身的。事实上,我们国家近年来也在不断探索高考制度的改革。到某个成熟的时段,彻底改变目前的高考制度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而且很大。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加快这个进程,而不是试图延缓这一进程。


笔者当年考大学时,录取比例只有百分之二点几,现在大学的升学率已高达50-70%以上了,为什么应试教育在当年还不太明显,现在反而越演越烈了呢?有人会说,现在大学虽然不少了,但好大学还是少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优质资源永远是有限的。如果我们一味强调单一途径的竞争,那么只会让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不仅考大学要竞争、考中学也要竞争、上幼儿园还要竞争。孩子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美好时光就被这个残酷的考试机器碾得粉碎!


正确的做法不是强化应试教育,而是拓宽出口。国家和社会应该进行正确的引导与分流。为什么高中毕业后一定要上大学呢?为什么不能去职业院校呢?为什么不能让进职业院校与进普通大学一样受欢迎呢?德国的中学生读大学的比例并不高,读职校的人更多;事实上我们国家缺少大量的技能型人才!与其强调人人都必须考大学,不如拓宽与增加高中毕业生升学与就业的渠道。


应试教育给孩子们的身心健康造成很大的伤害,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看看有多少中小学生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学,压力山大;高中阶段厌学情绪几乎是一种普遍现象,考试结束后撕书烧书成为一种并不罕见的情绪发泄;到了大学后很多人都无心上课,而是恶补各种社团活动;中小学生视力下降、身体素质下降、心理健康存在问题等等,都与应试教育不无关系。有多少家庭因子女教育问题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有多少青春年华被不必要地消耗在一遍遍重复练习的单调里?这种残酷的竞争真的最适合基础教育阶段的孩子们吗?为什么不是放在成年之后?孩子们从应试教育中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真的适应当今的时代吗?真的没有比应试教育更正确、更合适的基础教育方式了吗?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显然不止一个。


我们再来对陆局长的第二个观点进行质疑:应试教育真的对穷人和平民更有利吗?对于这个观点,陆局长提供的证据是一些个案,比如某个农村孩子通过拼命努力学习考上了北大。2011年笔者曾收集过一些数据:温家宝在2009年年初曾经说过,他上大学的时候,班上的同学80%来自农村,现在这个比例则倒过来了。据钱江晚报2009年1月16日报道,近年来重点高校农村学生减少,南开大学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农村新生比例为30%,2007年这一数据为25%,2008年为24%,下降趋势比较明显。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北电力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近几年的统计则显示,农村新生比例最高时也不超过1/3。据说最近几年来自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大学生比例有所回升,但那不是因为应试教育的考分,而是由于招生中采取了向农村和贫困地区倾斜的政策,而且农村与贫困地区的孩子大都上的是一般院校和职业学校。从上述调查中可以看出,高考制度在促进教育公平方面曾经发挥过一定的作用,但这个作用如今已经在逐渐减小,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的应试教育已经越来越不像应试教育了,而是融入了素质教育的理念与方法。这一点陆局长在第三个观点中说的基本没错。但越是这样改,对穷人和边远地区的孩子越不利。因为穷人和边远地区的孩子没钱交择校费、没钱进补习班、没钱接受素质教育、没钱买学位房,甚至连考上了大学也没钱去读。要实现教育公平,最应该做的是努力促进教育资源的均衡分布,而不是一味强调苦学和应试。因为那实际上不过是给穷人和边远地区的孩子画了一个大饼而已。


对陆局长的第四个观点的质疑是:应试教育真的能锻造学生的硬实力吗?对这个观点陆局长完全没有提供直接的证据,他在文章中所举的足球的例子、衡水中学的例子、宋朝灭亡的例子、综合国力的例子、日本教改失败的例子,都涉及到所谓“硬实力”,但都与应试教育无关,都不能说明应试教育能提供这样的“硬实力”,很多例子恰恰相反。比如足球运动员要增加身体素质、国家要发展科学技术等等,都不能靠应试教育,而应该靠素质教育与创新教育。宋朝之所以积弱挨打,主要是因为朝廷重文轻武。文官大都是靠八股考试上来的,这与今天高考录取大学生有某种相似之处,怎么可能证明应试教育能锻造硬实力呢?陆局长在这一段论述中有言不及义、偷换概念、逻辑不清之嫌。陆局长的意思可能是强调打好知识基础。这个似乎错不了。然而,我们要追问,今天人类正从信息时代迈向智能时代,知识与学习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知识与信息呈爆炸性增长,人工智能的发展为未来带来了无数未知的变化,未来的工作有很多是我们今天所无法预知的。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才是中小学生真正需要的基础知识?基础知识应该多宽、多牢才够?陆局长还抱着自己小时候的教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不是OUT了?只学好数理化,不学好语文行吗?不学好计算机行吗?不知道开源软硬件行吗?不学会网络搜索行吗?不学会选择、思考、交流、写作行吗?您知道有多少过去认为必学的硬知识被淘汰了吗?您知道今天软知识比硬知识更重要吗?您知道碎片化学习和零存整取学习策略吗?您知道创新型人才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素质吗?您还在要求学生背诵那些只要用几秒钟就可以从网络上查找到的知识吗?您还认为学好在纸上写字比学好各种计算机输入更加重要吗?您知道在人工智能时代,人类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吗?作为一个地区教育部门的主要领导,您可能真的需要更新自己的知识,拓宽自己的视野、提高自己的眼界了。


对陆局长的第五个观点仍然可以提出质疑:应试教育真的能传递所谓正确的价值观吗?“不怕苦不怕累,勤劳勤奋、努力向上,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样的价值观只能通过应试教育才能传递吗?素质教育就不能传递?凭什么说素质教育就是花架子?举个例子,创客教育应该算能力教育和素质教育吧?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开展合作学习,借助各种技术手段与工具,克服重重困难,将创意变成现实,像工匠一样打磨自己的作品,追求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是也能传递“不怕苦不怕累,勤劳勤奋、努力向上,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价值观吗?相反,笔者在很多学校的高考动员会上看到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辛苦三年,幸福一生”“生时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的口号是在传递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呢?许多应试教育的“高材生”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需要家长和保姆陪读,又如何体现了“不怕苦不怕累,勤劳勤奋、努力向上”的价值观呢?更不用说应试教育催生的金钱择校现象、权力寻租现象、教师热衷课外补习现象以及出版商通过大量推销低劣重复的应试书籍敛财现象了。真不知应试教育的“政治正确”到底在哪里?


批判性思维强调,在求证的过程中,不但要看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也要看反对自己观点的证据,既要重视正例,又要重视反例。这样才能更客观更全面,才不会陷入论辩式思维乃至诡辩式思维的陷阱。


至于最后一个环节:判断,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舌,大家自己就可以对陆局长的观点做出恰当的评判了。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王竹立 评赣榆县教育局长 陆建国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