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百家观点 >

颠倒课堂:赞成和反对

时间:2012-07-15 23:43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我最近参加了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举行的ISTE会议。我虽然只在那里呆了36个小时,但我却很容易抓住了三天中最热门的一个话题之一。“颠倒课堂”正在在社交的休息室、会议室、展览大厅包括twitter甚至在吃晚餐时被讨论着。人们想知道它的是与非,它是怎样做到的以及它为什么起作用。其他人想要唱赞美(之词),常常包含了它怎样在他们的教室里起作用,以及怎样转化为学生学习的小插曲。还有一些人责骂道,这个模型根本没有革命性,它任然强调哲人在舞台上的直接教学而不是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我参与了其中的几个在线和离线的讨论,并且我任然对这个模型持观望态度,我可以提供一些见解和解释。

是什么

据最新出版在ASCD上的《翻转你的课堂:到达每一位学生的每一天每一节课》,由颠倒课堂的先锋亚伦·萨姆和乔纳森·伯格曼的描述,在这个教学模式当中,学生观看课程的录像完成家庭作业并且在课堂上完成他们分派的任务,实验以及测验。在三部分的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伯格曼连同两个合著者试图消除一些周围的颠倒课堂的误解。例如,他们指出,颠倒课堂不是“在线视频的代名词。当大多数人听到颠倒课堂时,他们考虑得最多的是视频。(但)最重要的是它的交互和有意义的学习活动发生在面对面的时间里。”

作者继续解释说该模型是直接的教学和建构主义的混合物,这使得那些可能错过了课堂的学生更容易的跟上(进度),因为他们能在任何时间观看视频。这个论点同时也提到由于学生在家观看老师的大多数视频并且接受教学作为家庭作业,他们能花上课时间和老师一起解决围绕这个内容的漏洞和误区,就像在一旁指导。另一个翻转课堂教育者,布莱恩·班尼特,写了一篇文章,解释该模型不仅仅是视频,而是学习。在ISTE的时,我有一个机会和布莱恩交谈的机会,能亲耳听到他用超过140个字解释关于这个模型的想法真的是太好了。同时他还管理着每周一的晚上Twitter上的#flipclass 聊天,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了解更多关于这个模型的内容。

不是什么

与任何新的时尚或潮流一样,也有很多人在并没有真正理解是什么的时候就试图使用这个模型赚钱或者急于加入这个行列。例如,TechSmith公司用把其网站的全部致力于颠倒课堂模型。现在我碰巧的认为TechSmith公司制作出了伟大的产品并且它相当不错的把握住了教育的脉搏。然而,为什么创造出录屏软件的TechSmith公司会对颠倒课堂感兴趣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不管怎么样,他们的网站的确聚焦于方法论和教育学并且他们已经向教育者咨询了大部分的教学内容。令我不安的是听到在ISTE展区的参展商们,谈论他们的产品将会怎样帮助你“颠倒你的课堂”。如果我是普通的校长或者技术的主任走在展览大厅,对这个模型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和概念,我可能最后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我经常看到并听到可汗学院过来对颠倒课堂展开讨论。(我听到一个供应商说,“有我们惊人的显示质量,你们的学生可以观看视频的细节”)虽然一些老师自称使用KA(可汗学院)视频把内容呈现给他们的学生,但并不是说KA将会代替老师或者替换整个内容。从我用KA的经验来说,内容教授只有一个办法。良好的教学,特别是数学概念,需要用多种方式呈现思路。此外,并非所有的数学都是解方程。有关数学教学中最难的一个部分是确保学生不是在没有真正理解的情况下盲目的解方程。为了学生自己的成功,翻转课堂模式使用的录像必须包括各种各样的途径达到与面对面的课堂(将要达到的效果),并且他们必须有好的声音和图像质量以便他们能轻松的跟上。这些录像也必须符合课程设置,标准以及实验或者学生将要在课堂上完成的活动。

为什么起作用

我所阅读的大多数的博客留言以及我做过的交谈都指向颠倒课堂真正个性化了学生的学习方式。老师们描述现在学生能怎样根据自己的步伐学习,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复习自己所需要的,并且现在老师能够腾出工作(时间),一对一地辅导学生最需要辅导的内容。他们还指出,学生有通过使用像EdmodoMoodle这些录像和在线课程工具,轻松地赶上错过的课程的这种能力。

为什么不起作用

当我第一次听说颠倒课堂模式的时候,我迅速的反映是“那对我的学生来说不起作用”。这些(言论)来源于许多农村和城镇的教师。我们的学生没有这个模式运作要求的访问(条件)。有人告诉我,“他们可以使用公共图书馆。”我给那些人解释道那里(图书馆)通常只有三台电脑可以使用,通常每位使用者平均只有30十分钟的使用时间。有人告诉我,“你可以刻成DVD光盘,他们(学生)可以用DVD播放器观看录像。”我问这些人,一位老师一天有多少时间可以投入到每次至少刻录10-15DVD光盘当中去?我也被告知学生可以放学后使用学校计算机实验室观看录像。我给这些人解释道我们整个学校只有27台电脑可以使用,并且那样的话需要建立一个放学后的程序。(最后一种选择,顺便提一句,是最现实的)。另外一个对我来说难以接受的事实是如果每一个人都开始颠倒他们的课堂,学生最终会每晚花上几小时坐在屏幕钱观看他们所需要的录像。并且就像以为老师所说,并不是每一位同学都能通过显示器学习得最好。

为什么它不是新东西

听过亚伦·萨姆讲述他的颠倒课堂模型之后我不禁要想他所描述的模型并不需要录像。从本质上来说,他描述的是,杜威在20世纪之交描述的:学习是围绕学生为中心,而不是老师;能让学生选择他们喜欢的方式去学习。这些不是新的理念。我常常想起这个问题:“我们做的事情不同还是做不同的事情?”当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尝试翻转他们的课堂的时候,反思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

为什么很重要

在最后,为什么我们应该如此关心颠倒课堂模型?主要的原因是迫使老师回忆他们的做法并思考怎样教育他们的孩子。它正在鼓励老师改变他们之前的教学模式,它(颠倒课堂)激励着老师使用Edmodo和类似的工具把录像和像虚拟教室等技术带入课堂。只要学习仍然是焦点,只要教育者持续地思考并反问自己,他们做的是否真的是不同的东西,还是仅仅一个不同的方式做他们一直在做的同样的事,杜威的一些理论有希望再次渗透到我们的学校,我们只需要记住颠倒仅仅是个开始。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颠倒课堂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