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百家观点 >

一次一点地改变我们的教育体系

时间:2014-04-16 15:34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在过去的20年中,你在没有Wi-Fi的情况下度过的这种可能性极小,那么告诉你一些事:美国的教育体系正遭受多个方面的攻击,正处于被一场深刻的创业者革命重新塑造的边缘。

这可以在高等教育中获得有力的证据支持。一些学院在一些非教学消费中进行着比拼,而这是不可持续的——比如橄榄球球场和提供寿司的食堂——以此来吸引学生,而这些学生既无法负担教育成本,在毕业进入社会后也找不到工作来偿还他们的贷款。

一次一点地改变我们的教育体系
 

如今未偿还的学生债务超过1.1万亿美元,高达40%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不是失业就是就业不足。在2010年,年龄在16-24岁之间的青年工人失业率达到19.6%,是自劳工统计局自1947年跟踪失业率以来的最高值。下一次你去游乐园,你可以想象一下在四个游乐场的工作人员中就有一个有大学学历。

如同大多数情况,改变来自企业家对教育的重塑。毕竟,这源于初创公司吸引和留住优秀工程师的一部分实际需要。在大多数初创公司中,最难招人的是核心技术、产品设计和产品管理的职位。

教育初创企业曾经是企业家的禁地。这个领域中曾经到处都是抵制变革和创新的学校和管理人员。但在过去的几年里,发生了两件事情改变了这一状况,从而为企业家们提供了真正的机会。首先,教育本身由于系统性问题受到了质疑。而且,由于普通大众更容易接触到软件,它引领着一场草根运动走向教育创新。

第一批进军教育领域的是像可汗学院这样的公司,它们把教育的内容重新包装成年轻人愿意接受的样子。可汗学院将分成小块的学习模块做成视频,学生们可以在他们的空闲时间观看,这让这些视频在YouTube上也火了起来。

企业家的第二次浪潮则创造了大规模的开放式在线课程,或者说MOOCs,有着更深入的内容和从开始到结束的课程形式。这些公司如Udacity、Coursera、Udemy等,它们让学生们有机会根据自己的时间选择时长更长的课程,而且这些往往都是免费的。它们并非孤军奋战。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看到其他在线编码程序如Codecademy,它通过发起新年愿望的挑战,帮助它的学生们进行编码,此后变得越来越流行。在不到48个小时的时间内,Codecademy上注册了9.7万名学生。

这些公司利用的都是美国教育的巨大缺口。在2013年,在美国只有大约3.1万名学生参加了高级预修计算机科学(CS)的考试。这占年度大学预修课程(AP)考试还不到1%,这和那些参加创作艺术2-D设计的AP考试的考生数量相当。相比之下,近五十万名美国学生参加了AP英语考试。这种比例悬殊的其中一个原因是CS培训教师在初中和高中的缺乏。除了少数训练有素的教师,哪怕有学生在高中有兴趣学习CS也没有可以选择的课程——在去年,整个密西西比州只有一个学生参加了CS的AP考试。

现在,初创公司的第三次浪潮正是要解决CS职业培训的匮乏,代之以高强度的面对个人的培训。比如我最近投资的The Flatiron School以及Turing School,这些企业用短期沉浸课程来教授学生。他们往往会吸引到有强烈学习愿望的学生,其中许多人在职业生涯的中期都是非技术专业,这些学生不分昼夜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习编码。在完成他们的课程后,这些学生都拥有了雇主所寻求的技术技能,他们变得高度市场化。事实上,Flatiron拥有将近100%的就业率。

这些学校进入的是一个有着巨大社会需求的领域。职业培训是发展21世纪高等教育机构的切入点。这类学校都由优秀的公司管理。Flatiron的创始人之一阿维·弗伦堡(Avi Flombaum)喜欢提醒人们,美国哈佛大学在1636年创建之时,也是作为一个职业培训学校来培养未来一代的神职人员。

乔恩·奥尔巴赫(Jon Auerbach)是CRV的合伙人,而CRV是Udacity以及The Flatiron School的投资人。

来源:TechCrunch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教育体系
------分隔线----------------------------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