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技术学 > 百家观点 >

谈教育技术学与技术的关系

时间:2011-03-14 14:59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我选择阅读的三篇文章分别是《电化教育研究》中南国农著的《教育技术理论研究的新发展》和《中国电化教育》中杨开城著的《论技术应用主义的教育技术学及其贫困》、李芒著的《论教育技术视域中“人与技术之关系”》。
阅读完后面两篇文章,我能深深的体会到两位作者所表达的一个共同的强烈的观点,就是教育技术学不是关于技术应用的学问!他们都认为教育技术不能把研究重点放在技术的应用,不能过多地强调技术,而应把教育、心理、传播学知识作为教育技术的核心,这与桑新民提出的教育哲学观相似,都是反对技术中心主义,强调对人的研究,对人的心理、学人的修养和学术功底的研究,研究技术的人性化、机器的智能化。杨开城认为,如果以技术应用研究为核心会产生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没有知识生产能力,教育技术学中的理论都是移植过来的,没有独属于教育技术学的理论,“因而也就不具有作为独立学科的合法性”。李芒说:“危险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人沉溺于技术的控制,认识不到自己的本质”。教育技术不是研究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而是要创建在教育领域中的技术体系,“其中的每一项技术都是移植的或新生成的技术”。
杨开城与南国农的文章都指出,我国教育技术界对美国AECT94定义的信奉推崇带有盲从性,南国农指出,美国的教育技术和中国的教育技术,在研究取向、重心、范围各方面明显不同,因而二者的发展轨迹不同。我们应该从本国实际来定位本土化的教育技术,而不是根据AECT定义的5大实践领域在理论上肢解了教育技术学的知识体系,导致我们“研究领域的泛化、培养目标的模糊、管理机构的混乱”。
南国农认为,当前教育技术理论研究的新发展之一就是越来越多多的研究者热衷与教育传播学,表现在社会对教育传播学著作的需求量在增加,学术研究队伍在扩大。这也说明研究者从以技术的教育应用为核心研究内容转向以信息处理和媒体运作规律为研究重心。南国农还说:“重构网络时代的教育技术学,必须做好一件事——对网络文化垃圾进行批判,树立健康的价值观、道德观,这就需要传播理论,特别是批判学派传播理论的支持。”
不仅教育技术学理论基础研究有了新发展,而且研究领域也在扩展。原来教育技术研究者的实践和研究重心是学校教育,现在人们逐渐增加了对社会教育、家庭教育的关注,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学习者的学习场所不仅仅局限于学校,而是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学习者都可以随心所欲的进行学习,学习突破了现实场域的限制,而延伸到了虚拟网络场域中。
李芒指出人与技术是教育技术研究领域里多种关系中最核心的一种关系,这种关系的有效合理建立直接影响到信息化教学系统的效率和目标的达成。因此要处理好人与技术的关系。人不能过分地依赖信息技术,而应该坚持人的独立性,充分开发人自身的潜能,这就要弄清楚信息形式和信心内容、信息与物质之间的关系。我们需要的是信息内容,但大多数人却专注于信息的传播形式,教育是要教授学生通过技术获取所需的信息内容,而不是过多地强调用何种技术。“信息技术进入教育教学领域,似乎不可能改变教育的本质和学习的本质。”
我认为,教育技术是一个教育类学科,而教育说到底就是要研究人、培养人,这是一个人与人之间交互的过程,只不过由于技术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互有的由直接变成间接,人通过媒介进行相互交往。这个媒介起的是一个辅助的作用,人们更应该关注的还是作为学习者的人,而不是作为学习工具的技术。因此,在教育技术研究领域,“教育”与“技术”相比,对“教育”的研究力度要比对“技术”的研究力度大,将其体现在具体的研究内容,就是对心理学、传播学的研究力度要比对技术应用的研究力度大,体现在本科的教学课程,那就是心理学、传播学应作为专业课中的专业课,技术是死的,人是活的,技术这个东西,只要老师引进门,修行就看个人了,而人的心理、教学的技巧,是随着周围人、事、物的变动发展而变化,这是一门更大更深的学问。因此,我也不赞成教育技术学的技术应用主义,教育技术的研究对象应该是以教育环境、教育资源为重,而不仅仅是教学手段。

------分隔线----------------------------
标签(Tag):教育技术学发展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